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村村色 > 第七十七章:再續前緣
    “警察同志,你們都知道這些人不是善類,那為什么還抓我啊?怎么不把他們全抓了?”秦宇民一臉疑惑,問道。

    “強東知道嗎?”矮個子民警開著車說道!

    秦宇民搖搖頭,“再強也不能騎在別人頭上拉屎吧?管他什么強。”

    “喲荷,一張嘴還不饒人!”高個民警輕笑道,“強東在榆水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你動手打了他的人,沒這么簡單嘍!”

    “我正當防衛。”秦宇民急忙道熹!

    “是不是正當防衛,等到了局里在說。”高個民警道,“最好能有群眾作證,這件事我們幫不了你,不會這么簡單的,你得有心理準備,我只是給你提個醒。”

    “什么意思?當時什么情況你們不都看到了嗎?”秦宇民說道,“難道連警察也幫著他們欺負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啊?難道就沒有公道了啊?”

    “你說得這叫什么話啊?”矮個子民警罵道,“什么叫欺負小老百姓?我們只是無能為力,什么叫公道?你確實把人打了,而你身上沒一點事,換作平常人家,確實小事情一件,花點錢了事,主要你打的人要看是誰的人,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事情就難辦在這。。。。穴”

    “呵,何著人和人還不一樣了。”秦宇民苦笑道,“要是換過來今天被打的人是我呢?”

    “對方最多賠錢了事。”高個子民警說道,“和你說了,他們是強東的人,強東在本地,甚至在市里,可以說有著通天的實力了。”

    秦宇民給這么一說,才覺得問題越來越嚴重了,心里有些陌名的害怕感,“強東是誰啊?大官?”

    “不是大官,但在本地比縣長書記都要牛B。”高個民警道,“如果有關系趕快聯系一下,爭取大事化小。”

    秦宇民腦海閃現了一遍,所有只要有點關系的人都想過了,認識的親戚朋友里頭沒一個好像跟官字沾邊的人,輕嘆一口氣,那個被說得通天人物強東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秦宇民真有些擔心。緩緩神,心里頭一橫,愛怎么著怎么吧。

    到達榆水分局,秦宇民被帶到一間審訓室里頭,隨后光頭漢便帶著兩個西裝男來了,透過玻璃秦宇民瞧見光頭漢掏了幾包煙遞給其中一個民警,兩人有說有笑的,顯然就是老相好,秦宇民往后一仰,反正事以至此,說什么都沒用了,在來分局的路上兩個民警該說的都說了,沒有證人為他作證,只能等著被關了。

    老民警進審訓室之后便拉著個臉,一臉嚴肅,如果不是秦宇民剛才親眼看到老民警接受光頭漢的賄賂,還真被一臉正義給驚住了。

    老民警拍了拍桌子,沉聲道,“我姓胡,你們可以喊我胡方,下面說說這件究紛的事情。”

    秦宇民正聽胡方所說,一回神,說道,“胡警官,你搞錯事情了吧?這不屬究紛事情吧?”

    “喲,還懂法啊。”胡方輕笑道,“可做事怎么就不行?”

    秦宇民不答,什么都不打算說了,胡方明顯是光頭漢那邊的,如果真定他個罪,還真找不到什么地方哭去。

    光頭漢揚起一絲微笑,“警察同志,我們酒店正規經營,這小子在酒店門口聚眾鬧事,以經嚴重影響到本店的聲譽和形象,對于此類不法份子,我們希望警方能將他審之以法。”

    胡方擺擺手,厲聲道,“我們堅決榆水不能有此類不法份子為患,確保每一家企業都能很好的經營,這點請放心。”

    “年輕人,爭取寬大處理。”胡方道,“認還是不認罪?”

    “我沒罪。”秦宇民搖搖頭,“正當防衛如果算罪的話,你就給判了吧。”

    胡方輕笑道,“到了這里不怕你不說。”一揚手門外進來了兩個民警,“好好招呼他一下,什么時候認罪,什么時候帶出來。”

    “呵呵…放心吧胡隊!”

    兩個民警脫下身上的警服,摞摞袖子,拳頭握著咯吱響,秦宇民此時心都涼了,這就是人民的公仆,最正義的地方現在確辦著最骯臟的事情。

    “哈哈,你們這些人渣,枉稱人民公仆。”秦宇民心里清楚,今天他是走不出去了,但他決不會承認自已有錯,“我不會說,也不認,因為我沒錯。”

    “小子還敢笑。”兩個民警走走到秦宇民身邊,其中一個說道,“等會讓你連哭都不會。”說完兩人便架著秦宇民往里屋走了進去。

    光頭漢看著秦宇民被拉進去,眼神非常得意,掏出一包極為好的香煙遞給胡方一根,順手點燃,兩人都輕笑著,好像看到秦宇民受虐是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另一方面,葛玉琴從秦宇民被帶進去之后,便一直給李如風打著電hua,可始終沒有接,李如風此時正有個重要的議室正在進行,葛玉琴氣急得把手機直摔在地上,恨不得她直接進去把秦宇民給帶出來,站在分局門外急得來回走動。

    葛玉琴撿起了手機,皺起了眉頭,她不知道這件事情行不行,但眼前她救人心切,也顧不了太多了,當初與李如風一起去赴宴時認識一位省公安廳的領導,也追求過她,說過有事可以幫忙,再三思慮之后,從包里找出那張名片,就打電hua給省公安一姓管的副局長,“管局,突然給你電hua有些冒昧了。”

    “呵,葛玉琴吧?”管興平笑道,“我說過可以幫你一件事情,說吧,什么事情?也算了當初的一個誓言吧。”

    “好吧。”葛玉琴輕笑道,“我有個親戚惹了點事情,現在被關在榆水分局里頭,不過對方關系好像有點強硬,我怕我那親戚會吃苦頭,所以才想到當初你說的那句話,看你出面能不能把人放出來?”

    “對方叫什么?”管興平道,“事情嚴重嗎?”

    “事情倒不嚴重,我那親戚把強東酒店的一個保安給打了,而這保安和強東的一副手是親戚,我怕不太好收場。”

    “強東?”電hua另一頭,管興平眉頭一皺,過了一小會,說道,“即然你開口了,當初我許過諾,經后你有困難我可以幫你一次。放心吧,這件事情我立刻打電hua給安吉方面的人,最快下午就可以出來。”葛玉琴不經有些感動,管興平當初也追求過她,但她卻更傾向當初還是個小秘書的李如風,管興平還沒在省公安當領導的時候,便許諾過,雖追求不到她,但他可以為她完成一個心愿。“謝謝,謝謝,謝謝你了。”葛玉琴心里一激動連說了好幾個謝謝。

    “我和你之間沒必要說這些。”管興平說道,“不過我要提醒你,面子上的事情可能過的去,但背后會不會有人捅刀就很難說了,最好讓你那親戚防一防。”

    “我知道,到時讓他在鄉下別露面就行。”葛玉琴道!

    “嗯,那應該沒事。”沉靜一會,管興平說道,“你現在過的好嗎?”

    “呵,很好。”葛玉琴笑得有些無奈,“倒是你現在怎么樣了?聽說你們還沒復合?興平,別那么堅持,畢竟夫妻一場,有些事情沒必要搞的那么僵持。”

    “復合現在也沒想過,我的心以經在一個人身上死了。”管興平越說情緒越激動,“我現在唯一只有把仕途之路走好,其它的事情都不愿在去提了。”

    “好了,不提這些事情。”葛玉琴笑笑,“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你也會有所改變,包括我們的感情。”

    “呵呵,我有事要忙了。”管興平笑了笑,說道,“這件事情我會親自打電hua,放心吧,先掛了。”

    放下手機,葛玉琴不再說話,沉思了會,她擔心找管興平的這件事情會讓李如風知道,李如風的脾氣肯定是受不了的,他在省會的時候與管興平便是兩對頭,明上暗里都打著火熱,其中的原因,當然只有他們私底下最為清楚了。

    很快一個省會公安廳的命令傳達到了市里公安局,市公安局一聽這事,電hua都沒給縣下方打,立馬驅車趕往榆水縣,這件事情上,管興平想辦的漂亮些,盡量讓葛玉琴感到嚴重性,也讓她明白她求的事情自已很重視。

    兩輛打著警示燈的越野車駛進了榆水公安分局,還不待門衛傳告,兩輛車下來了七個身穿警服的人,不過與榆水的民警制服不同之處在于人家襯衫是白色的,一行人氣勢磅礴,榆水分局任何一個民警看到這行人,都立即停下嚴肅的敬了個禮。

    “你們局長辦公室在那。”其中一個中年人說道。

    “二樓左三。”

    “胡隊,胡隊,出大事了。”一個年輕民警慌張得跑到審訓室里,氣喘喘的說道,“有大領導….下來檢查了….”

    胡方正半躺在椅子上,雙腳搭上桌子上,美滋滋的抽著光頭漢給的九五至尊,罵道,“慌啥,不就檢查嘛,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這次不一樣啊,全是大領導。”年輕民警緩了一口氣說道,“來勢兇兇,我看肯定是出大事了。”( 鄉村村色 http://www.ihhdkt.tw/0_714/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