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村村色 > 第八十五章:鴻門宴
    趙月紛靠在灶臺上越想越來氣,心想那王麻子做事也太絕了,秦宇民這要是被他給逮著那還有活命啊,一想到這點,趙月紛眉頭緊皺著,輕一口嘆氣,這秦宇民那家的女人不好弄啊,怎么就要碰這災星的女人啊,抱怨歸抱怨,她心疼秦宇民,這事肯定要幫的,絕不能讓王麻子和秦宇民碰著面。

    “月紛啊,今晚不用做我的飯了。”門外老遠就傳來了王禿子的聲音。

    一臉自在唱著十八、摸,打著酒嗝恍恍悠悠的推開大門。

    趙月紛聽到王禿子這聲音氣都不打一處來,“你這是在那家喝成這樣啊?遲早死在酒桌上。”

    “我樂呵。”王禿子醉笑著,回身將胸部一塊手表拿了出來擺在趙月紛的面前,顯擺著說道,“看到沒?這是我侄子王麻子從縣城特地給我買的,說要幾百塊錢呢,名表呀。旄”

    “切,還名表呢。”趙月紛白了一眼,話說到嘴邊,隨即一想,眼前不正是一個大好機會嘛?她真還沒想到找個什么理請王麻子來吃飯,他即然送王禿子一個手表,正好有理由可以請他來吃一頓飯,事事還真湊巧了。想到這里臉著掛滿了笑容,嘴上直說道,“好侄子,好侄子,還能踮記著你從小對他的好。”

    “他敢嗎?在我面前一向都是很懂事的,送一塊表算啥?明天他還說請我到縣城玩玩呢。”王禿子剔著牙很得地說。

    趙月紛心里直罵,這叔侄倆還真是一路貸色,到縣城玩啥她還能不清楚,但現在她有火也不能發出來,臉上還擺出一副很誠摯的笑,“那感情好,明天晚上咱們請他上家里來坐坐,這好久都沒聚過了,親戚怕長聚就淡了。崛”

    王禿子扯起脖子望著趙月紛,說道,“你不是不喜歡往家里帶人吃飯的嘛?在說了又不是外人,我還嫌麻煩呢,算了算了。”

    趙月紛臉色立馬降了下來,語氣也重了,“算啥呀,以往是以往,現在是現在,人都會變的,在說他不是送你一塊名表嗎,請他吃一頓算是回禮了。”

    “呵呵,好……好……”王禿子見這狀況那還有半個屁放啊,摸了摸下巴直說好,“那我明早去告訴他一聲。”

    趙月紛對秦宇民的事情非常在意,聽王禿子這么一說,頓時心情都輕松了不少,這個時候也沒什么好怪罪王禿子當時沒順著她的意思辦,只能往后找個機會幫幫秦海龍了。

    王禿子雖然在王麻子那喝了一瓶白酒,但還沒至于全醉狀態,靠在門栓上,一臉傻笑看著趙月紛,“你今天好像有點變了。”

    突然這么一說,趙月紛心里一怔,語氣有些緩和,“我……那變了…,你真是喝多了吧?滾進去睡你的覺去。”

    “呵呵,平時外頭喝酒回來肯定要罵上好一陣子,今天你沒有,所以我說你變了,嘿……”王禿子嘿嘿直笑,“二麻子知道你個做嬸子請他吃飯那還不樂死了。”

    王禿子這點說得還是不錯,至從趙月紛嫁入王家基本上是與王麻子一家隔和了,王麻子的父親去世之后更是一直不怎么來往,趙月紛對王麻子一直是不怎么待見的,賺了一點錢就愛得瑟,而更讓她火氣的是一次酒席上,王麻子借著酒意居然想強jian她,要不是有些經過還真讓他給得逞了,從那以后趙月紛就在也沒讓王麻子上過她家來,這事也一直沒對王禿子提起過,不然真連半點親戚都做不成。

    “喲,和著我這么做嬸子有多摳一樣啊?請他吃一頓飯還好像我怎么了一樣。”趙月紛扯下圍裙,一攤手說道,“那就干脆別叫了,我還省得麻煩。”

    “哎,別……別…”王禿子連忙走到趙月紛的前頭,笑著說道,“我就隨口一說,那有的事情啊。”

    “這還差不多。”趙月紛還真怕王禿子這一次會隨她的意思,那樣就全被搞砸了,還好王禿子比她還心急。

    “月紛,今晚我們整一下?”王禿子的眼神好像是一個孩子求著大人似的,“我今晚喝了一些藥酒,勁可大了。”

    趙月紛聽到心里很高興,但就怕萬一火被點著了,王禿子那滅不了火那就急人了,與其這樣還不如不做。“算了,今天太累了,明天吧。”

    “別呀,今晚我保證整地你舒舒服服的,讓你飛天。”王禿子一臉淫笑,揚揚自得說道。

    聽到王禿子這么一說,趙月紛只好點頭答應了,半夜里又是一陣吵罵,果然如同趙月紛猜想的一樣,王禿子光會點火卻不是滅火的主,剛到興奮點上,王禿子便趴了。

    帶著這樣緊張的氣氛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王禿子簡單的扒了一口便飯,便灰溜溜的出門了,真怕趙月紛早上臨時會改變主意,這可是與王麻子一家拉攏親情的時候,一家人雖在一個村子上,確不像親人一樣生活著總會讓村民看笑話的。

    王麻子接到王禿子的通知,先是一愣,還以為是王禿子是在騙他,趙月紛那會有這么好心請她吃飯啊,一臉笑著,心里確以為是王禿子要請他吃飯,“二叔你太客氣了啊,不就一個名表嘛,給二叔帶著也有樣子,不是嗎?”王麻子知道王禿子喜歡聽這話,還不忘奉承一句。

    “可不是我說要請你啊,是你嬸子說讓你上家里去吃飯。”王禿子笑著說,“你現在也孝順了,你嬸子對你是刮目相看啊現在。”

    王麻子聽得嘿嘿直笑,說趙月紛對他刮目相看那怎么可能,除非當初真被他整上了,知道王禿子在說客套話,只隨著話點上輕笑說道,“嬸子請吃飯確實應該要去,可是我晚上可能會有一點事情,怕……?”

    “二叔做主了,今晚不管有任何大事情,一定要到。”王禿子裝出很生氣,沉聲道,“一家人難得坐在一起吃頓飯,那還有這么多的事情啊。”

    王二麻子輕輕拍著在縣城新買的西裝,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成,晚上我一定來。”

    “嗯,這才像話。”王禿子一臉的嚴肅,仿佛只有順從他的話那就對了。

    趙月紛連忙將這消息讓二柱子告訴秦宇民去,秦宇民高興地幾乎要跳起來了,這些天像坐牢似的呆在后山林里,也不敢到處亂走,生怕被村民瞧見透了風聲。

    晚上,王二麻子準時趕到王禿子家中,手上還提著一大堆的東西,雖然住在一個村子里,可從他記事以來,好像這是頭一次蹬門,做侄子的也不能空著手上、門吃飯,面子上總要說得過去。

    來的時候王二麻子簡單的吩咐過刀疤臉一些事情,至于更深層的一面他倒沒理解進去,一臉興奮的就走了,這個嬸子他可是連做夢都想過的,當初摸上過一把,現在都還能回味出當初的手感。

    趙月紛為了能將王麻子多留住一會,好讓秦宇民有機會逃出去,特地還將一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雞給燉了,雖然他想讓兩家人的感情進展,但他也沒想到趙月紛居然會把這只老母雞給殺了,這可讓王禿子有些舍不得了,但趙月紛殺都以經殺了,他也只能自已苦悶著,晚上的飯菜倒也豐盛,除了雞還有魚,肉,蝦之類的,素菜都沒幾個。

    王二麻子瞧這一桌子的好菜,五香味俱全,看著都流口水,當然有趙月紛坐在一旁更讓他饞流。

    “二麻子,你看今晚特地還將一只老母雞給燉了,你趕緊趁熱吃。”王禿子語氣不陰不陽的,指著桌子一大盆子說道。

    “你講啥呢,不就是一只老母雞。”趙月紛白了一眼,說道,“二麻子現在出息了,一只老母雞能有啥稀罕的,對吧,二麻子,你看看味道合不合你的口,也沒啥好菜的,我去把魚端上來,你們先喝點酒。”

    “喲,那啊,這一桌子的好菜還說沒好菜啊。”王二麻子有些不太自然這樣的氣氛,但臉上使終都掛著笑,“這可是純綠色化啊,現在外頭真的是吃不到了啊。”

    “啥?”王禿子還以為王二麻子對他這老母雞有異議,一臉疑惑的看著,說道,“啥純綠色化啊?這可不是青菜。”

    “啊?二叔,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說這老母雞不好。”王二麻子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道,“我是說這老母雞正宗,不像城里的雞全是添加基素的,吃了對身體不好。”

    “那就好,來我們今晚叔侄就把這瓶酒干掉啊。”王禿子將一瓶五塊錢的白酒擺在桌子,說道,“這酒可烈了,但絕對也正宗,純高粱。”

    王二麻子呵呵直笑,不拒絕也不提杯,現在喝慣了城里頭的四特酒,在讓他喝這種純高粱酒,那能喝出味道來啊。

    趙月紛一直躲在門后頭想偷聽這叔侄二人在談些什么,可半天過去,秦宇民的事情好像一字也沒提到,悻悻的一扭頭,也懶得去偷聽,心里突然一個可怕想法閃現,干脆放包老鼠下去,直接一了白了,也省得秦宇民還得逃跑出去,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有機會在見面了,臉色都變青了,喃喃自道,“我也太狠了吧?外面可還有自已的丈夫啊。”雖然對王禿子有些不如意,但在怎么樣始終也是自家男人啊。( 鄉村村色 http://www.ihhdkt.tw/0_714/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