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村村色 > 第一百零六章:男人的氣魄
    “別以為我想留你啊,我可沒有,我就是想說說你,老大不小的人了,一臉相看直來挺爺們的,怎么辦起事情來像個小女人?”施簡愛不服氣的說,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

    秦宇民夾著他最愛吃的皮筋,硬生生的往下一口吞下,本想說點什么,張開嘴,卻什么也沒有說,喝了一口酒,繼續低頭吃起來了。

    “不就是辭職嗎,換一個就是咯,把自已搞的可憐兮兮的樣子,哎,你是男子漢嗎?男子漢就要有遇山開山,遇水架橋的氣魄,就你這樣的,誰家姑娘會跟了你啊,哼!”施簡愛又是一梭子冷嘲熱諷。

    “我同意施簡愛的說法。”旁邊的錢松來看了看施簡愛,臉上一副很贊同的說法。

    “哎哎哎,那個,你們兩個站著說話不腰疼啊?秦宇民指著錢松來說:”剛才你不還不贊同我辭職的嘛?又指著施簡愛這邊說,為什么她一說你就贊同了?你們倆什么關系啊?這么久的哥們你就這樣啊磧?

    施簡愛擰了擰身子,想說什么,但錢松來擺了擺手,暗示施簡愛什么都別說。施簡愛哼了一聲,真不說話了,坐在一邊去了。

    錢松來繼續說道:“不是哥們長久的問題,而是剛才人家施簡愛的話還是有些道理的,別把在找工作的事情太放在心上,我是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的,咱這行,講的是口碑和人緣,你這么離職了,對你以后是有些影響的,你也別太消極了,先好好休息上一陣子再說。養精蓄銳嘛。”

    “呵呵,行了,就別勸我了,哥們挺得住,就是覺得這事兒有些繞,我沒弄明白自哪一環節出了問題,讓自已搞的這么被動。”秦宇民猛一口喝下所剩下的啤酒侏。

    “你的東西收拾好了啊?”施簡愛走進臥室看了看,走出來問秦宇民。

    “嗯,都整理好了。”秦宇民喝著啤酒回答說。

    “那你住哪兒去啊?”施簡愛一臉擔心的樣子,所以說有時候女人的心地還是蠻善良的,這個時候還是同情著秦宇民,低聲說。

    秦宇民看了看錢松來,錢松來愣了一下,有些結巴的說:“你…..不會是要住我哪里吧?”

    “怎么啦?不方便啊?”秦宇民沒有看錢松來的表情,直接簡單的回答說。

    “方便倒是方便,你也知道的,我那地方有點小,我的小東西又多,這個,而且我那邊太亂不愛收拾。”錢松來苦笑著,好心的提醒秦宇民,這要住一起那他還如何帶妹子回去?所以一聽到秦宇民要搬過去,錢松來急了。

    “你不是說你很愛收拾房間的嗎?”施簡愛一臉天真的插了一句。

    “沒事兒,我就當看不見,你忙你的就行。”秦宇民只好用暗語和錢松來說話,心想不就是你和充氣娃娃那點事兒嘛,我心大,容得下。

    “呃,呵呵,是啊,我愛收拾房間,其實吧,我是怕他不習慣我那干凈的地兒,怕他心里有負擔。”錢松來對著施簡愛一本正經的說。

    聽到這里,秦宇民以經大概知道吳錢松來明武和施簡愛說了些啥了,笑了笑,說:“沒事的,我偶爾還可以幫你分擔點家務什么的。”

    “我當然相信你能當看不見,呵呵,我就是想啊,你看,畢竟你在呢,是吧,我又不能當你不在,肯定沒有那順流,對吧。”錢松來一臉微笑,用神情與秦宇民交流交流,這種事情他也不好意思當著施簡愛在這里說出來啊、

    “哦,那你就克服克服,慢慢適應,就可以順其自然了。”秦宇民不容分說的回答。

    “我也擔心你會不適應。”錢松來又勸秦宇民。

    “沒事,就是忍不住了,我就勸勸自已。”秦宇民繼續微笑著說。

    錢松來見秦宇民下定決心要住在自已那里,心里雖然不情愿,可又不能拒絕,當著施簡愛的面前,若拒絕了那今天所展現出的男人風度不就沒了?也會被她說自已不講仗義,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秦宇民吃著帶回的小吃,喝光了啤酒,站起身的時候,只聽見清脆的一聲響聲,從褲子口帶里掉出一塊錢的硬幣下來,秦宇民手里拎著啤酒瓶和小吃的一次性盒子,沒有用手去撿,便向硬幣踢了一腳,只見硬幣嗖一下子鉆到了沙發底下。

    施簡愛一聲不吭的看著秦宇民踢硬幣的動作,直到硬幣進了沙發底下,還沒把目光收回來,盯著沙發底下發呆,秦宇民和錢松來都愣了一下,之后,秦宇民無所謂的將手里的一次性盒子和啤酒瓶子扔進廚房垃圾桶里,錢松來卻出奇的看著施簡愛。

    而,施簡愛則目光尾隨秦宇民走進廚房,有跟著隨者秦宇民從廚房回到客廳,從上到下,從下到上,出奇的看著,秦宇民被看的發毛,問:“怎么了?我臉上長花了?”

    “哦,沒,沒什么,你臉沒有長花,那個硬幣你不要了么?”施簡愛吞吞吐吐的問秦宇民。

    “要它?干嘛?攢著買房啊?呵呵。”秦宇民無奈的笑了笑,拎起行李箱說:“行了,我走了。”

    “哎,其實你可以不走的。”施簡愛低聲說!

    “謝謝你的好意,我不用你的同情。”秦宇民說。

    “我不是同情你,真的不是。”施簡愛趕緊解釋著說。

    “你的意思是跟你合住?”秦宇民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看施簡愛,有些不敢相信,輕聲說。

    “不可以嘛?合租的多了去了啊,有問題嗎?”施簡愛并沒有看秦宇民,反問。

    站在沙發邊上的錢松來此時心里相當的復雜,即想讓秦宇民留下來,又想讓秦宇民離開這里,那么留下來了?他還有希望嗎?答案當然是沒有,所謂靜水樓臺先得月,那他就得那里涼快那邊呆去,若離開?秦宇民就必需得住進他那里,這又讓他很為難?唉,算了舍短取長。順著秦宇民心意讓他去他那里住吧。

    秦宇民放下行李,想了想,說:“不用了,跟你不熟,住著不習慣,謝謝你的好意。”

    “隨你咯,好心當成驢干肺,呵呵,不過你還是會在搬回來的。”施簡愛說完,輕聲一笑,很得意的樣子。

    身旁的錢松來望著二人,一頭的問號,這是什么情況?看來得舍長取短了,走到二人中間,拍著秦宇民的肩膀,說:“要不你就不要搬了吧,省得麻煩,住了這么久了,你也習慣了不是,再說,施簡愛說了你還會在搬回的,何必呢?”錢松來說話間,聲音時笑的,臉上卻沒有笑。

    “那咱倆換換?你住過來,我去你那邊住去。”秦宇民盯著錢松來說。

    “呵呵,看你說的,我這人最隨便了,住那都是住,無所謂,不就是搬個家嘛,今天搬,明天搬我都行的,大不了我給單位請個假。”錢松來開心的說。

    “就看不慣你們大男人娘們唧唧的樣兒,要走趕緊走,礙眼。其它東西你什么時候搬走啊?”施簡愛坐在沙發上,一臉不高興的說。

    “要是不礙你的事兒,容我過幾天在來,等我有了工作,找到房子馬上就來搬,行嗎?”秦宇民立即服,客氣的說。

    “那行吧。”施簡愛答應了一聲。抱著手臂,看著錢松來和秦宇民把東西一樣一樣的搬出房間。

    臨要下樓的時候,施簡愛探出頭來,對著秦宇民說:“哎,冷血動物。”

    秦宇民轉過頭,施簡愛又說:“幾米說過一句話,最深處的絕望里,往往有最意外的驚喜,嘻嘻。”施簡愛說完,咚的一聲關上房門。

    “秦宇民,你別傻了,連我都能看出來,其實施簡愛不想讓你走的,哎,你真是太傻了。”錢松來坐在行李箱上,等待著焦急的秦宇民打出租車。

    “嗯,那又怎么樣?”秦宇民回頭看了一眼錢松來,輕微的笑了笑,說。

    “這就是機會啊,多好的機會呢,你說吧,你喜歡不喜歡施簡愛?”錢松來走到秦宇民身邊,遞出一根煙,問。

    秦宇民點起香煙,吸了一口,說:“喜歡什么?喜歡她的胸?腿?還是她的咄咄逼人?你腦子都想了些啥東西啊?這才認識多久啊?你就戀上了,下次在見到一個更漂亮你不得馬上奔向人家的石榴裙下。”

    “你這么說我可不高興了啊,我這兒跟你認真呢,不帶瞎說的。”錢松來吐出一口煙,咽了咽口水,著急的說。

    “就是因為認真,我才這么說的,哪個男人喜歡女人不是先沖著她的美色去的?咱都誠實點,不丟人,我問你,你會因為一個女人歷史清白心地善良沒有不良愛好,你就喜歡上她嗎?秦宇民說。

    “我會。”錢松來信誓旦旦的說。

    “長的跟雞、巴東施似的,你也能下的了手?”秦宇民猛吸一口,吐出煙來,說。

    “呀,這個。。。。我可能得咬咬牙才行。”錢松來想了想,一本正經的說。

    “拉倒吧你,咬舌頭你都不行。”秦宇民被搞的很無奈,拍了錢松來的肩膀說。( 鄉村村色 http://www.ihhdkt.tw/0_714/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