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滿艷 > 第41章 別脫完了
    我再度申明態度:你不要瞎說,我說了會管你就一定會想辦法把你安排好的但是,不一定非的是要娶你為妻啊,這樣做的話,我會覺得自已是乘人之危,會愧對你的。再說了,我跟娟子都是十幾年的感倩了,我要是突然說不和她好了,我也對不住她啊。我們兩邊的家里人也都不會答應的。

    杏香哭的更厲害,我的安慰根本不管事。哭了差不多十多分鐘后,她哭累了,才由哭泣變作抽泣。我試圖給她抹眼淚,也被她甩開了手。

    我說:這樣好不好,你現在我們家住下來,等你哥他們走了以后。我們倆當姐弟相處,以后在村里或者附近給你找戶人家,行嗎。

    我不要。杏香歇斯底里的大喊:我只要你娶我。

    我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她還有這么大的脾氣。安撫說:你冷靜一下,我是跟你商量,沒有要你非得答應。

    杏香的聲音變小了,她說:你送我回文藝團吧。說完后,把臉轉向了一邊。

    真要回去啊。我完全是多此一問。因為我知道,不管是她自已也好,我也罷,都是不可能讓她回去的。

    杏香又用之前冷冷的。吻說:不回去還能怎么辦,我就是個做舞女的命。

    我坐到路邊,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她過來拉我說:你起來,我們先去你家,明天你再送我回去。她反復的說,我就有點當真了。我說:你再考慮一下好嗎,你剛從火坑里爬出去,這一回去就等于又掉下去了。

    那你娶我啊。杏香的語氣里帶著逼迫。

    先回家吧,咱們再慢慢商量。我讓她坐上后架,推著她走。

    杏香開始唱歌,一首接一首的,聲音甜美,唱鄧麗君的歌幾乎都能以假亂真了。

    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里,開在春風里,在哪里在哪里見過你,你的笑容這樣熟悉,我一時想不起,啊在夢里,夢里夢里見過

    你。

    途經破廟,我提醒她別唱了,一過破廟就有人家了。

    我們是沒法從大門進家的,我把自行車藏在屋后的王米稈堆里,去掉窗戶上的兩根木棍,先將她推進去,接著自已跟著爬進去。裝上木棍,一切都跟沒發生過似的。

    杏香的手放在肚子上:貞全,我有此餓了。

    我做個噓的手勢,把門拉開一條縫,確定春桃姐妹倆已經睡下后,才躡手躡腳的溜進廚房。用開水泡了兩碗到菜剩飯,端回屋里,兩個人隨意的吃掉了。

    放回去的時候,我又把碗洗了。再回到自已房間時,意外發生了。杏香當著我的面正要褪去自已的小罩。我趕緊上去制止。觸摸到她光滑細膩的皮膚,我頓時內心涌動,恨不得當場就將她推翻在床,好好的于上一次。都有好幾天沒碰過女人了。跟一只幾天沒吃到肉的狼的心理是一模一樣的。

    我克制著自已的欲望,卻舍不得拿開抓著她藕臂的手,我說:你別脫完了,今晚沒有睡意穿。

    杏香看著我說:我明天就要回文藝團了,你對我好,今晚我要把自已的第一次給你。

    你以后還要嫁人呢。我捉醒說。

    杏香冷笑:留給一個老光棍嗎,沒準還會是一個傻子呆子呢。給了你,我心甘情愿,以后回憶起來也不會遺憾的。

    我怕自已在摸下去和看下去,會沖動,拿被子蒙住了她的身體:聽話好嗎,不許回去。我們倆的事還可以再商量一下的。

    杏香說:還商量什么啊,我可不想你為了我,背負負心漢的罵名。你別瞎想了,快脫衣服上床吧,今晚過去了,以后我們倆誰都不認識誰。

    我氣的一個耳光打在她臉上:你說什么呢,我不許你作踐自已。你是個好女孩,你又不是止女。

    杏香捂著臉,眼淚大顆大顆的從哮子里滾落而出。

    對不起,我不該打你。我歉意的說。

    杏香抓起我的手,貼在她的臉頰上:沒有,你打我是因為你心里在乎我。不像我哥和芬姐他們。

    我說:聽話,我們不再說回文藝團的事了好嗎。

    杏香想笑一笑,但是又哭又笑的樣子并不好看。( 鄉村滿艷 http://www.ihhdkt.tw/0_8/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