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滿艷 > 第54章 水性楊花
    那她發現她沒門我擔憂的問,心中叫苦。

    春杏說:應該發現了吧,我回屋的時候聽見她在你屋里責怨你起來了被子都不疊,我沒有跑進丟,就過來叫你了。

    你們倆在說什么呢,我一點都聽不懂。李月紅在旁邊感到莫名其妙。

    我撇腿就往家里跑,卻沒有在房間里看見杏香,轉身到廚房,卻也只看到春桃獨自在做飯。神情與之平時并無二致。

    嫂子,你剛才去我房里于什么了門我小心翼翼的問。

    春桃切著菜,頭也不抬的說:幫你疊被子啊,怎么了?

    哦,沒事。

    我回到房間反鎖了房門,滿屋子的尋找杏香。床底下和拒子里都瞧遍了,也沒找到她。正在疑惑之際,身后傳來一聲咳嗽。我回身看見她站在窗戶外面微笑。

    我過去取掉窗戶上的木棍:你什么時候自已出去了。

    杏香爬到窗臺上面,把手伸給我:你走了沒一會兒,我就自已出來了。還好我聰明,不然都要被嫂子發現了。

    我伸手接住跳下來的她:我都嚇死了,就怕你被她發現了。

    杏香說:剛才看著你那樣心急的找我,我好開心啊。

    我放開她說:上午我要去地里干活,你在家里別亂跑啊,把房門插上插銷就是了。嫂子一般是不會進我房間的。

    杏香乖巧的點點頭。早上吃飯時,春杏坐在我對面,又幟復了之前的高傲,好像跟一點都不認識似的。

    春桃去廚房盛湯時,我不滿的說:春杏,你用得著在我嫂子面前裝成那樣嗎。

    春杏媽然一笑:我當然要裝了,我要是跟你十分熱絡的話,我姐就會以為我對你有好感,那樣一來就非提合我們倆在一起了不可。

    她的思想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說:你都跟我睡了,競然都不想和我在一起啊,你太水性楊花了吧。

    春杏低頭扒飯,因為春桃端著湯回來了。

    上地里的時候,我扒著鋤頭和背著背簍,春桃姐妹倆在后面牽著手。

    種玉米時,春桃走到我身邊,小聲說:貞全,你于什么啊,對我表妹那么冷淡。你要是不跟她好的話,我會不高興的。

    我柱著鋤頭說:嫂子,你不能這樣啊。現在婚姻自由,感情是看緣分的。我們倆相互之間沒有感覺,你也不能強迫不是。

    春桃扭頭看了看春杏,任性的說:感椿是可以培養的話,你們倆才剛剛認識,怎么就說沒有感覺呢。我表妹又不是不漂亮。你別看她一臉高傲的樣子,心里指不定就對你有好感呢。她是女孩子不好意思表現出來罷了,你得主動點啊。

    我強調說:嫂子,我和她真的沒有感覺。

    春桃盯著我:你看著我,你不是一直說你喜歡我這樣的嗎,我表妹跟我長的有此像呢,如果你真的對她沒感覺的話,就說明你以前說的那此話都是騙我的,為了讓我給你洗衣做飯給零花錢討好的馬屁話而已。

    要不我和她先接觸接觸。我只好妥協了。

    春桃還是那種淡淡的。吻:隨便你了,反正你不追我表妹的話,我以后都不理你了。我說到做到。

    對于她的威脅,我只有賠笑討好。

    我到路邊喝水的時候,春桃就一直盯著我看。我便把湊到嘴邊的水壺放下去,走到春杏旁邊,殷勤的遞上去。

    春杏扭過頭,冷冷的說:我不渴,才不要你遞的水呢。

    我收回來的時候,春桃警告的咳嗽了一聲。我便死皮賴臉的把水遞上去:春杏,喝一口吧,我們都沒喝,干凈的。

    春杏直接走開了,我追上去小聲說:你個死丫頭,喝一口行不行,你姐給我下任務了。

    春杏這才接過去喝了一小口,一滴水從從下巴上滑落,我趕緊伸手給她擦了擦。春杏像是被蚊子叮了似的,把我手拍開了。接著我用把水給春桃送去。

    我說:嫂子你都看到了,你表妹的脾氣太大了,對我根本就沒點意思。

    春桃接過水壺,笑著說:你別多想,她表面上是高傲,其實是害羞。我以前在你二哥面前也是這樣的。晚上我會跟她講的,你放心好了。

    我一口氣把到下的水都喝了,暗自搖頭嘆息。她以為她這是在摧合良緣,其實是好心辦壞事。

    臨近中午,春桃就先回家去做飯了。盯著她一走遠,春杏就換了副面孔,蹦蹦跳跳的朝我走來。

    我開玩笑的說:你這樣累不累啊,反正咱倆都睡覺了,你男朋友也不會回來。你于脆嫁給我算了。你,杏香和我三個人一起過日子。

    娶兩個老婆,你想得美啊。春杏推了我一下。

    我提起鋤頭要繼續掏玉米坑,春杏捉住鋤頭,水靈靈的桃花眼沖我貶了貶。( 鄉村滿艷 http://www.ihhdkt.tw/0_8/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