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滿艷 > 第75章 淡淡清香
    她的表現,讓店主有了充分喊高價的資本。我為了防備她這一手,拉了臉說:又不是穿在外面的,要什么好看,隨便買一套行了。

    不行,我就要。春杏任性的說:就一套,我不多要。

    我干脆去了面子說:你要就要吧,反正我身上就只有八塊錢了。

    那正好啊。店主緊跟著說道。

    啊,這么貴啊。春杏為難的說:就五塊嘛,我都在你這里買過好多回了。

    店主不答應:不行啊,進價都是七塊多,我只賺你幾毛錢而已。你也懂得,這種內衣算是最好的了。換了別人我至少也得要十塊錢,你是熟客,我一開口可就沒講高價啊。

    我才不管她們倆怎么談,轉過身掏了五塊錢遞到春杏手里:自已買啊,我去外面等你。

    喂,你干嘛走啊。

    我走出服裝店,掏出煙正要點上,一抬頭發現過路的人都會用有些異樣的眼神看我一眼,我局促的挪身到了放自行車的商店旁。

    數分鐘后,春杏提著小袋子出來了。店主跟在她后面,一臉的為難,不停的說叨著。

    我推車上路,春杏坐上后架后,還跟那店主揮了揮手。

    她大概有些生我的氣,一路上也不說話,只有在我問路的時候,支呼一聲。

    到了,你就送到這里吧。我自已走回去。春杏說。

    我剎住車,前面的道路攀爬而上,大約一百米的地方有兩棟土房子。

    她跳下了后架,站到旁邊盯著我,一聲不吭。

    我低頭說:那個你還去我們家玩嗎。

    不去了。春杏沒好氣的問。

    我知道一定是自已在服裝店的做法,讓她生氣了。路上我不但沒有主動道歉,也沒有哄她,這就讓她心里更難受了。但出干我們倆勾勾搭搭的關系,她還是希望用一種委婉的方式告訴我,我應該向她道歉,而且她肯定會原諒我。

    對峙了片創后,春杏說:機會只有一次哦,我不是那種沒臉沒皮的女孩。

    我還想睡她,便說:這回真的是手頭緊,下次你要多貴的我都給你買。

    春杏開心的說:這可是你說的哦,下次去你家的時候,我再穿這套蕾絲邊的。

    我點頭,望著山坡上的兩棟房子說:你快回去吧。

    春杏沒動,咳嗽一聲閉上了眼晴。我趕緊親了她一下。春杏睜開眼晴,笑罵說:你壞死了,讓我爸媽看見了,你今天就走不了了。

    我干笑,看明白了,她是個典型的既要當妹子,又要立牌坊的主。

    她走不了幾步,就回頭瞧一眼,好似怕我跑掉似的。我便只好目送她走到了家門口,才掉頭離去。

    趕回去的時間很準時,貞珊和陶娟正提著包從宿舍走下來。我吹個口哨。她們抬頭就望見了我。

    貞珊跑過來說:你怎么來了?

    我目視陶娟:接你們兩個啊。

    貞珊拿手指戳我額頭:你真沒良心,有了媳婦,就忘記了姐姐。

    我說:不用你走著回去,我技術好,能夠帶兩個的。

    貞珊說:那我是坐前面,還是后面啊。

    我給了她一個意外的答應:你當然坐前面了。

    這時,陶娟已經走到了跟前,她羞郝的說:誰讓你來的,等很久了嗎?

    貞珊碰了她一下:你那么關心他做什么,我們剛才回宿舍的時候,都沒看見他呢。

    面對陶娟,我心里深感愧疚。盯著她挪不開眼晴了。很想跟她說聲對不起。(如遇缺失章%節,請到比基+尼小說網閱讀完整版)

    傻弟弟,你看傻了吧。貞珊伸出手擋在我的眼前晃動。

    我恍然,掉了車頭說:快上來吧,我們早點回去。

    貞珊推了一下她,自已掩先坐到了后架說:我坐后面,你委屈一下坐前面橫桿上吧。

    陶娟恤憂著,看似是不情愿,實際上是害羞。

    我考慮了一下說:你就坐前面吧。

    陶娟這才側身坐了上來,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敏感的躲開了。

    貞珊坐在后面,抓著我衣服:貞全,以后娟子上班和回家都是一個人,你都得送她啊。可別讓她怪我幫親不幫友。我可是覺得你們倆適合才捉合你們在一起的。

    陶娟立馬回答說:貞珊你別亂講好不好,我可以自已走來上班的,不要他送。

    你后天回來上班的時候,我送你吧。也許下次是第一次送,也是最后一次送了。

    陶娟說:真的不用,你家里的活都還沒干完吧。

    微風排過,她飄飛的發緣里有股淡淡的清香,我靠近了一些說:做完了,你們家的地還是我挖的呢。( 鄉村滿艷 http://www.ihhdkt.tw/0_8/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