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美女贏家 > 第一零五八章 撐死死你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星期二,楊景行早上七點的飛機,回到浦海后就投身峨洋和宏星的工作。

    峨洋的新寫字間已經裝修完畢,辦公面積擴大了一倍多,不是那么寒酸了。招聘工作正在緊鑼密鼓,還喜慶地受到幾份985和211的簡歷,但是都被人家先篩選掉了。峨洋很好的,大方給畢業生們一點假期,讓畢業生們八月中旬再報道,到時候,峨洋也是員工五十人以上,一天伙食就要一兩千了。

    業務方面,如歌網倒還不錯,正常良性發展,雖然用戶數沒有突飛猛進,但調查統計出來的各方面數據都算是位居行業前列,庸俗說就是比較高端。

    遇到比較多阻力的是華年音樂播放器,還僅僅是內測階段,許多壓力就迎面而來了。峨洋內部卻普遍自我感覺良好,覺得是華年播放器真的讓對手感受到威脅了。而同行的一些行為,也充分激勵起了峨洋員工的斗志,龐惜做方面的動員工作還是很有技術含量的。

    宏星這邊,暑期的練習生集訓已經開始,戴清時隔數年的新專輯要上馬。楊經理也不用跟誰申請了,準備帶黃倩池進錄音部當自己的助手,黃倩池的最大理想還是在音樂上。

    更重要的是,付飛蓉和成路的專輯也在籌備,除了參加幾個重要的音樂節,這好幾個月時間基本都在閉關修煉打磨。可惜峨洋是沒啥渠道的,發行的事只能交給宏星了,好在楊景行現在也比較懂行了。

    星期三下午,楊景行接到譚東的電話,問他:“要不要我把你和陶萌的名字排在一塊?”譚東主動接過了給母校送禮的重任,準備贈送一塊牌匾,還要刻上零三三班全體同學的名字。

    “你還沒弄好?”楊景行多著急,但是提醒:“你不想挨罵就按字母順序。”

    譚東不屑:“現在高科技,上機器一倆小時。你以為純手工啊,我沒這么大方。”

    楊景行嘿:“你把薛亦涵刻上,隱藏個位置,感動哭她……”

    譚東可是成熟男人:“沒你這么作……我們星期五過去,你找個好地方,旱鴨子想吃最正宗的八寶鴨。”

    楊景行很氣憤……

    掛了譚東電話后,楊景行就上校友錄看情況。班長真的發通知了,午飯前發的,采納大部分人的建議,把返校聚會時間安排在了星期六,詳細安排都有。

    同學們確實等急了,之前把華誠重工的新聞和兩千噸起重機的數據都在校友錄貼了出來,用以召喚班長。現在班長作好同意安排了,同學們就一片歡呼鼓舞支持。雖然這次也不能全聚齊,但是接近半分之九十的出場率,肯定已經超越另外幾個班了。

    看樣子應該是所有同學都收到了陶萌的短信和郵件,紛紛在校友錄確認回復。楊景行的臉皮得多厚,他根本沒接到陶萌的任何消息,也現身跟風留言。

    楊景行跟著就給齊清諾打電話,那邊還是挺快就接聽了,也是一如既往的爽快語氣:“喂。”

    楊景行也不拐彎抹角:“明后兩天你們有空沒?”

    齊團長很干脆:“明天上午我有個會,你們可以先開始,我補課。”

    楊景行說:“那我下午過去?”

    “我跟得上。”齊清諾呵一聲:“也行,隨你方便。”

    楊景行說:“那就一天半時間,明天先討論個大方向。”

    齊清諾嗯:“沒問題。”

    楊景行多嘴:“那邊跟我說,焦點訪談這個星期天播出。”

    齊清諾呵呵:“好,可以學習一下。”

    楊景行嗯:“明天見。”

    楊景行拜拜。

    星期四午飯后,楊景行一點過就到民族樂團了,還重溫舊夢了,幾個女生在窗前歡迎熱烈歡迎。

    楊景行也眉開眼笑的:“菲菲頭發好漂亮……”

    顧問上了樓,第一件事居然是:“來來都來,合影,我要補上來。”

    王蕊一下放心了:“好了,不用上課了……老大,快來合影。”

    齊清諾從辦公室出來,沒不耐煩也沒調笑:“這么早。”

    劉思蔓推催王蕊:“說啊,你說呀。”

    王蕊怕過誰,跟齊清諾說:“阿怪說早點來跟你和媛媛合影。”

    齊清諾激動緊張一下:“等我洗頭沖涼換衣服!”

    女生們就熱鬧起來,原來老大好重視的,也開始呼喚標桿。

    何沛媛從練習室探頭煩躁:“午休好不好!?”

    楊景行是沒看到希望,換話題:“看看華音麗章,什么階段了?”

    毫無疑問,一個月后的露天專場是三零六職業生涯以來最多預算最多嘉賓最多觀眾最多關注度的專場演出,這樣的機會對主團來說也不多。當然了,伴隨而來的就是壓力,必須萬無一失。

    很多的合作單位和藝術家,比如音響這一塊,團里的那點設備和技術水平肯定是不夠看的,美術燈光什么的也都是跟國內第一階梯的團隊或者個人合作。不過這一場演出,三零六是肯定再不會大言不慚能保本或者賺錢了。

    但是拿別人的錢辦事也不光是好處,比如服裝這一塊,世博會那邊所謂的藝術統籌也要指手畫腳,居然覺得女生們自己的眼光和定位不能夠很好地體現中華文化的特色,又建議音樂會的主題可以大國風范一些……

    “你們據理力爭啊。”楊景行看著齊清諾:“是她的演出還是你們的?”

    劉副團長告訴顧問:“老大也不好辦,太多人太多張嘴……如果是我早辭職了!”

    郭菱譴責:“副團長你注意影響!”

    如今齊清諾不會像以前那樣給楊景行詳細講解,就由女生們七嘴八舌,三零六的氛圍還是很民主的。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死板,比如前些日子到團里來指導工作的那個市旅游局局長,就很有想法,建議三零六可以在海報上進行一些重點突出,重點當然就是齊團長,再比如小何同志,因為三弦是很有代表性的……

    女生們并不吃醋,反倒是現在回想起來這位局長說那些話的樣子都還覺得好笑,他邊說邊觀察齊清諾的反應,做出慢條斯理的樣子,還勉勉強強打哈哈,真是尷尬……

    楊景行其實聽王蕊說過了,但是再聽一次更多角度的描述,他更加冒火:“放什么臭狗屁,旅游資源是文化藝術還是美女?還局長,什么思想?文化可以傳播,美女可是我們自己的。”

    何沛媛分明鄙視:“再有人來,叫你過來辯論一下。”

    女生們呵呵笑,一些視線落到領導身上,可是齊清諾并不參與這些無聊話題,但也不阻止。

    楊景行看何沛媛,也沒好氣:“你們打扮得丑一點就行了。”

    于菲菲好替伙伴著急的:“天生麗質難自棄呀。”

    楊景行瞟眼,點頭:“看得出來,媛媛確實很苦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呀。”

    何沛媛立刻在大家的笑聲把苦惱換成怒火,瞪著眼:“……我苦惱你怎么又來了!”

    王蕊激靈:“怎么才來啊!”

    齊清諾也呵呵輕笑:“感同身受啊。”

    自作孽的王蕊好委屈:“……我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你們這些虛偽的美女!”

    楊景行不過分,說正事:“焰火是不是俗了點?”

    齊清諾也苦惱:“有人覺得時髦氣派……”

    顧問過了一遍華音麗章音樂會的籌備內容,沒有提出什么具有建設性的意見,三零六群策群力還沒到瓶頸處。顧問也還分得清主次,說創作研討先放在一邊,目前主要是把音樂會準備好。

    楊景行突然想到:“我們不如就從你們的這些零散想法發散開……”

    劉思蔓反應快:“開始了開始了,板凳花生冰紅茶。”

    今天只是交流想法,但是楊景行也抓緊了時間,盡量不開玩笑,他自己有想法,十一個女生也都有想法,而音樂家的想法,經常又是比較難以言明的,需要不斷溝通并加以知音的意會。

    楊景行和齊清諾也就“畫面感”這個東西進行了比較深入的交流,到底是不是膚淺庸俗的,為什么《會今朝》和《雪城》這兩首作品,要比同一次研討中出來的楊景行的那幾首作品受歡迎得多,這是三零六和楊景行都沒預想到的,而且肯定不僅僅是深淺的原因。

    兩個作曲家之間的交流是理性的,也沒有回避學術性,三零六倒是聽得津津有味,柴麗甜簡直有點激動,忍不住插嘴:“那我們以后的創作,是不是也要以受眾主體性為根據,或者根據之一?”

    楊景行和齊清諾在這方便比較有共識,都以為創作還是要以自己為根據,但是兩人也有點長久以來就存在的小分歧,只是不至于水與火的對立,所以大家見仁見智吧,不是什么問題。

    看起來,團長和顧問是良好的合作關系了,他們之間似乎并沒有什么恩怨尷尬,挺正常而普通的。

    “說起這個,《寒月近人》。”楊景行的意見是:“我覺得還是再忍一忍,不是時候,主要原因也是這個。”

    王蕊重復楊景行跟她說過的:“我們還沒到鋒芒畢露的時候,敵人都走近了再猛烈開火!”

    齊清諾不卑不亢:“行,聽顧問的。”

    每個女生都要發言,楊顧問也沒客氣,提醒了幾個不能松懈,當然也會表揚,包括何沛媛,楊景行說:“……陸指親自跟我說的,進步很大。所以你們不要以為沒人知道,一舉一動,那邊都看著的。”

    何沛媛有自知之明:“我落后呀,當然有點進步空間。”

    楊景行惱火:“陸指說的,不是我啊,雖然我同意他的說法……不跟你吵架,搞藝術,來,匯報思想。”

    何沛媛才不跟楊景行說,跟齊清諾說……

    中途也是要休息的,也閑聊些身邊事,主團前輩的兒子要結婚請沒請楊景行?剛畢業加入了主團的師妹老喜歡往三零六這邊跑是不是想見顧問?楊景行的那幾位好友也畢業了吧,都從事什么行業?

    這楊顧問和三零六的關系好像比以前更融洽自然些了,沒有受到什么事的什么影響,或者就是大家更成熟了。

    準點下班,課后要思考,明天再繼續。

    星期五的藝術研討就更加有的放矢,不再玩虛的,所以也要更加講究效率。正副團長和顧問都很認真,主團指揮還來旁聽了好一段時間,三零六也都不馬虎,花掉的時間都有收獲。

    午飯又是三零六集體請楊景行,齊清諾也沒吝嗇:“自己選。”

    楊景行摩拳擦掌地報復:“我多看看,選個什么啊?”

    齊清諾笑一下,先不管了。

    楊景行又抓住何沛媛了:“你還想躲?你躲哪兒去?”

    何沛媛很沒好氣:“撐死你!”

    楊景行不怕:“給我買份蒸餃。”

    何沛媛扔出五塊錢。

    楊景行還是跟閨蜜坐一起,這幾個態度好些,兩桌人共同探討了買房子的話題。大家覺得甜甜應該是后悔了,房子稍微小了點,本也不差錢。于菲菲則氣憤,自己如果有個單間就滿足了。

    每個人想法不一樣,劉思蔓是覺得把主要收入放在房子上真不劃算,好幾百萬啊,拿來享受生活多好,可以環球旅行了。

    王蕊和年晴吵起來,都要對方先結婚先裝修,給自己總結經驗教訓。王蕊還很譴責楊景行,新房子都住上了,卻一點裝修經驗也沒有,太沒公德心了。

    下午稍微耽誤了一下,詳細明確了任務才下班,最終創作方法還是跟上一次差不多,但是創作方向不同了,對每個人的要求也不一樣了,更有難度更有挑戰了,不能再渾水摸魚了。不過時間上沒有嚴格要求,三零六現在也不等米下鍋。

    分頭上車之前,楊景行跟齊清諾說了一點算是私事,因為用戶的熱情,尤其是如歌網那些創作型歌手互相交流切磋的強烈欲望,又要在輝煌搞個聚會,也就是如歌網和華年因為播放器的專場演出。

    聽楊景行說完了來意,齊清諾才表態:“你們跟老板商量吧,我有心無力了。”

    楊景行哼一聲:“我就是想借點你的人氣。”

    齊清諾咯咯:“看情況。”

    楊景行也敏感的,看看斜眼自己的年晴:“在跟徐安溝通,安排得過來的話,我過去給他下張專輯幫忙,要不要客串一下?”

    年晴白眼一瞇:“謝了。”上車去。

    楊景行又走到王蕊車邊彎腰:“別太挑剔了,讓人煩,早點選好了讓老畢請我吃飯。”

    王蕊委屈:“我沒挑剔……明天一定定了!給你打電話。”

    楊景行反悔:“多看一下,明天我沒空。”

    王蕊威脅一樣:“那我請媛媛。”

    楊景行跟副駕駛的何沛媛溝通:“改天,不急一天兩天。”

    何沛媛急呢:“走了,老畢望穿秋水了。”

    楊景行依然燦爛:“拜拜……”( 美女贏家 http://www.ihhdkt.tw/2_2248/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