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復讀生(求收藏 盼推薦
    接下來的這一整個下午,黃靜萍一直懵懵的,王金菊問她什么,她都說,“好啊!”

    王金菊覺得她不對勁,伸手去探她的額頭,“你怎么了?不是中暑了吧!”

    “沒有,就是有點困,我出去一下。”黃靜萍胡亂找了個借口,隱蔽的看了馮一平一眼,誰知馮一平剛好抬頭,給了她一個溫和的笑,霎那間,黃靜萍覺得心“咚咚”的跳的厲害,連忙低著頭朝后門走。

    可她又覺得馮一平好像一直在看著自己,連走路都不自在,我是該邁左腳還是右腳,步子是不是太大,姿勢是不是不好看?

    等走到二班外面的走廊上,她才放松下來,小跑著來到食堂前的水龍頭那,掬起幾捧清水,澆在臉上,心情才稍微平復了些。

    再用一塊白底紅花的手帕擦了擦臉,她邊洗手邊打量著周遭熟悉的這一切。

    食堂墻根的出水口那,還是一股餿了的潲水味;屋后的幾棵油桐樹上的桐子,還是綠綠的,從這兒還能看的到,那隨風搖曳的枝椏上,趴著幾只知了,正“嗞嗞“的叫著;池塘邊,柔嫩的水草左右搖擺,那一片茂密的蘆葦,有幾株已經開了花,一陣風吹過,它只順風略略彎了下腰,跟著馬上挺直起來;池塘水面上,隨風蕩起粼粼細波,一波接一波;一只青蛙,“呱”的一聲,從一叢香蒲里跳到岸上;教室那邊,沒有老師大聲的講課聲,只聽得到持續不斷的“嗡嗡”聲,間或有椅子腳在地上移動時發出的尖利而短促的“吱呀”聲……。

    這一切,和平素并沒有什么兩樣,可是為什么今天看起來,卻又真的與往日格外不同,好像有一種豁然開朗的喜悅。

    她聯想到王老師前兩天剛剛講的,國學大師王國維所說的三種境界,難道我已經到了第三重境界了嗎?

    …………

    開學的前一天下午,最后的一節課,變成了勞動課,學校決定,把三年級的三個班的教室做一下調整。

    二班不動,對面的三班也搬到這邊來,馮一平他們的一班,則搬到最前面的那間教室,肖志杰這個吃貨就說,這樣最大的好處,就是離食堂近。

    這一次搬教室,王玉敏順道把座位做了調整,黑板上畫著座位排序表,馮一平被調整到中間第二排,剛好和肖志杰、張秋玲一排,他們兩個,把張秋玲夾在中間。

    而馮一平身后,就是黃靜萍,側后兩排,坐著胡珺婷。

    馮一平覺得這個場景很熟悉,一想,這個排位,和《那些年》的電影里的排位有點像。

    張秋玲很高興,肖志杰也很高興,至于黃靜萍,不知道她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張秋玲高興的哼著歌,把放不下的書,在課桌前面擺成一道小城墻,“馮一平,再有問題問你,這下可方便的多。”

    馮一平懶洋洋的回答她,“也不是不可以,主要看你的態度,態度恭順不恭順啊,平常孝敬不孝敬啊,唉,又累又渴,要是有瓶冰汽水就好咯!”

    “哼!”張秋玲只當作沒聽到,又繼續哼著歌,“啊!多么痛的領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馮一平在旁邊笑著接了一句,“哎,我可不曾像個孩子一樣無助哦!”

    張秋玲想了一會才明白過來,又羞又惱的拿本書朝馮一平頭上砸,“你要死啊!”

    一臉不解的肖志杰從張秋玲身后湊過來問馮一平,“什么意思?”

    馮一平朝張秋玲努努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問她為什么發瘋。”

    后排的黃靜萍一直小心的不看前排,低頭整理著,這時也豎起了耳朵,準備聽張秋玲怎么說,張秋玲當然不肯說,于是,前后排的兩個人都有些失望。

    開學的第一天,從第一節課開始,外面就喧鬧起來,老師們都忙著迎新,一班也一樣,又迎來了兩個新同學,都是復讀生。

    說同學還真有些別扭,這兩位,一看就比在座的大出一截來,特別是那個叫宋衛澤的,站在講臺上,就應該是個班主任一個時代的人。看他那刮的青梆梆的下巴,再看整個人的神情,如果真和班主任介紹的一樣,只有十七歲,那他長的也太著急了些。

    馮一平覺得,他應該在二十左右吧,好在他個子比較矮,不然真為難派出所的那些人。

    另外的蘇勇稍好些,有些木訥,說是十六歲,當然,應該也就在十八歲左右。

    這樣的情況其實每年都有,像頭一年沒考上,第二年還接著讀的,還算正常,這兩位,則是不太正常的那種。

    他們初中畢業后,估計還到社會上磨練了一陣,然后再想著回來讀書。不過當然不可能還到原來的中,大家都知道你的真實年齡,哪怕平時不說,中考后你考上了,別人一封信去舉報,說你早已過了十八歲,那這一番苦功又是白費。

    所以他們能來梁家河中學讀書,肯定也很費了一番力氣。

    首先,要到派出所,托人找關系改年齡,然后,又要到教育部門找人改學籍,或者編一份學籍,同時,還要找好離家較遠的接收學校……。

    總之,這些加起來,在外面欠的人情不說,花銷也不會小,家境一般的人家想做,還真有些有心無力。

    看到這兩個新同學,大多數人想的,則是馮一平暑假期間扇趙興耳光的事,心想,莫不是又有熱鬧要看了吧。

    但是這兩位本來就很成熟的同學,為人處事也很成熟,一兩天下來,就和周圍的同學把關系處的挺好,隱隱又新形成了兩個小圈子。

    而且,既然他們家里會花這么大的力氣把他們送回學校,他們的底子本就不會太差,想必家里平時也給了他們不少壓力,估計最近的幾個月學的也很刻苦,所以成績也不錯。

    特別是那個宋衛澤,在這兩天的課堂上,面對各科老師的提問,表現的都不錯,數學老師點他和唐少康一起在黑板上做一道幾何題,他比唐少康還先做出來。

    唐少康這個積年的老二,竟然有要變成老三的趨勢。

    不過,都說人不可貌相,沒過幾天,那個看起來木訥的蘇勇,就表現出了另一面。課余時間,他總是湊到黃靜萍這里來,主動問她有沒有什么不懂的。

    每當這個時候,黃靜萍就和《那些年》里的沈佳宜一樣,在后面用筆戳馮一平,問他功課上的事,把蘇勇當空氣。

    蘇勇也不氣餒,笑呵呵的站在一旁,馮一平講解的時候,他也喜歡插進來講兩句,有時就干脆蹲在黃靜萍桌子旁邊,也不管他們聽不聽,笑著講自己在南方大城市的一些見聞,雖然不明說,但話里話外的那種炫耀,誰都能聽的出來。

    馮一平當然不好像黃靜萍那樣橫眉冷對,不時附和一下或笑一下,但心里真膩歪的慌。(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http://www.ihhdkt.tw/4_4149/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