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找院長
    馮一平戴著頂厚帽子,穿著臃腫的羽絨服,背著一個,恨不得把雙手插在袖子里,等在學院的辦公區附近,沒辦法,北方雖然是不同于老家的陰冷,但是干冷也是冷啊。︾,

    他在這的目的,是為了見學院的副院長。

    大學雖然開放,但是見領導也不是容易的事,副院長沒有帶大一的課,他還看了課表,特意去上了兩堂他教授的管理課,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等下課他追出門來的時候,院長已經去得遠了。

    沒轍,只好用守株待兔的辦法,他在這,已經待了半個多小時。

    學院的領導,可不像以前的初高中學校的領導,沒事總在學校里,他們兼職多,社會活動也多,除了上課,其它時候行蹤不定,馮一平是知道院長等下有課,才特意過來等。

    果然,臨上課前,副院長提著公文包從里面出來,總算等到了。

    “趙院長,”院長聞聲一看,一個穿的很多的高個學生向他跑過來,“有事嗎同學?“

    “院長您好,我是金融系一年級的學生馮一平,很抱歉冒昧的打擾您!”馮一平恭敬的做了自我介紹,按級別,趙院長至少也和金翎、鄭佳怡她們的老爸和老媽一個級別的。

    “呵呵,有事就說吧,學生找老師,沒有冒昧打擾之說。”院長邊走邊說。

    “我自己辦了一本雜志,想讓院長您在閑暇時能過過目,更想聽聽院長您的寶貴意見!”馮一平從背著的里掏出兩本雜志遞給院長。

    趙副院長本來以為是學生們自娛自樂做的那種雜志,不過馮一平遞到眼前一看,看這樣子挺不錯的,“哦。花的本錢不少啊,你是那個社團的?”

    “院長,這是我的雜志社出版的,不是校社團。”

    “你的雜志社出版的?”文化界的人,對出版可比其它人更清楚,在國內。你想出版一本雜志,真挺難的,至于辦私營的雜志社,那就更難了不止一個數量級。

    “我的雜志社在香港。”馮一平知道院長疑惑的是什么,連忙補充了一句。

    院長看了一下封面,“迫在眉睫的互聯網泡沫”,呵呵,類似的言論有,但說的很忙肯定的。不多,好像有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感覺,他稍微翻一下前言和目錄,“哦,不錯,我會抽時間看的,現在趕著去上課,小馮同學。再見!”說了兩句,他就把兩本雜志塞進公文包。大步流星的走了。

    馮一平不知道院長會不會找時間看,對大學領導和老師來說,最不缺的就是各種雜志,學院圖書館和校圖書館,國內的國外的,各種語言的的各種期刊。林林總總那么多,本來就看不過來。

    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這樣一個大一的新生,就能辦雜志這樣不多見的事,能讓副院長多些看的興趣。

    不過,只這樣肯定不夠。如果在自己的學院和學校都推廣不開,馮一平還真對不起他后來十幾年的推銷生涯,所以他決定,三天后再在這等一次,追問院長有什么意見。

    副院長這邊送到了,至于院長,馮一平也真的非常、特別、極其想給他送幾本,哪怕能得到個只言片語的評價也就滿足了,然而并不現實,不要說他這樣一個普通學生,就是他們學校的校長想見院長都不容易,院長他老人家,在故宮后面的“海”里辦公呢。

    所以,擱在以往,馮一平他們,就是實打實的首輔門生,這頭銜,可比他后來碰到的那個動輒說總書記是他校友的交大畢業生牛氣。

    接下來,當然是去各辦公室,以及帶課的和不帶課的教授那去,就像以前推銷一樣,一個個的拜訪過去。

    他首先找的是自己班主任,對這個開學到現在,只遠遠見過幾面,還沒有說過一句話的班主任,馮一平很陌生,反過來,估計班主任也是一樣。

    果然,班主任正在和人談工作,見他推門進來,推了推眼鏡,疑惑的問了一句,“你是……?”

    “陳老師,這是我們班的馮一平同學。”

    馮一平這才發現,剛才背對著他和班主任談工作的,正是他們的班長高珩。

    “陳老師好,班長好,打擾了,”他脫掉帽子,從書包里掏出兩本雜志來,恭敬的遞給班主任,“這是我在香港辦的一本雜志,希望您能幫我把把關。”

    “哦,”陳老師比趙副院長的興趣大了些,“你辦的?”他也是看了看封面和前言,“坐下來說。”

    “謝謝老師,”馮一平順道拿出一本給高珩,高珩神色有些復雜的接了過去。

    金翎在大多數人眼里,有些高冷,而馮一平在高珩和大多數同學的眼中,也有些高冷。

    軍訓后就沒住校,也沒有參加多少集體活動,不過,和同學的關系都還算不錯,只是高珩總覺得他客氣有余,親熱不足,也不太主動,但是從一些考試來看,他成績還不錯。

    高珩原以為他就是一個家境不錯的書呆子,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別人不聲不響的都辦了一本雜志。

    屋里氣溫很高,馮一平有些艱難的脫掉羽絨服,露出里面米色的高領毛衣,形象立刻好了幾分。

    “學校的生活適應了嗎?”

    “適應了,就是和我想像中的有些不一樣。”

    “說說,哪些和你想像當中的不一樣?”

    “主要是原來在高中苦讀的時候,都聽人說,有一些老師也說,等進了大學就好,進了大學就會輕松下來,就相當于解放了,現在才發現,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這幾個月的學習,我感覺比在高中時還緊張。”

    如何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給人留下良好印象。推銷員出身的馮一平還是有些經驗。

    果然,他這大實話讓陳老師笑了起來,“也不能說別人說的不對,如果在大學是混日子,只應付考試,是比高中時輕松。但要想真學點東西,特別是大一的時候,肯定不輕松,不過我告訴你,以后幾年,會比第一年輕松些。”

    “那就好,要是這四年一直這么緊張,那我媽肯定又得怪學校食堂不好,高中時學習緊張。胖不起來,可以理解,到了輕松的大學,還胖不起來,只能怪食堂。”

    “哈哈,”陳老師又笑了。

    高珩發現,這馮一平很能搶風頭,說話幽默。而且和班主任說話的時候,看似恭敬。其實是抱著平等的態度在交流,就插了一句,“一平,我想問問,你沒有參加一個社團,為什么卻想著自己辦雜志?”

    “沒有參加過一個社團?”這事陳老師當然不清楚。可現在馮一平也不好說是因為學業太重沒時間,因為你辦雜志都有時間呢。

    高珩的這點小把戲,馮一平雖然不在乎,但多少有些不舒服,我又沒想這要討班主任歡心。你緊張個什么?你妹的,我是搶了你女朋友嗎?當著班主任的面給我下眼藥。

    “學校的社團很多,而且很精彩,但那些我喜歡的,他們不要我,所以我想,干脆直接去社會上鍛煉,不都說要知行合一嘛。”馮一平的這番話,說的滴水不漏。

    確實,那些熱門的社團,真的是你相進進不了,高珩也不可能接著問,“你申請過哪些社團?”那就針對性太強了些。

    “這本雜志,你做了哪些工作?”陳老師揚著雜志問他。

    “從注冊,到團隊的組建,雜志的整體定位,內容定位,讀者定位,廣告客戶定位,廣告內容定位等,都是我做出來的,這本創刊號里的一些文章,也是由我主筆。”

    “那說說你這本雜志的定位,”

    “這是一本以世界五百強這樣的大企業,或者一些有全球戰略和眼光的跨國公司,和政壇精英們為主要讀者和廣告客戶的嚴肅的政經雜志,”馮一平清晰的說出了自己對雜志的定位。

    陳老師一時有些愣住,要是以玩票的性質,自費出一本書,那也沒什么,可是這是雜志,而且定位這么高大上,你又說里面有不少文章都是你自己主筆,你這是自信呢,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或者直接說,你是無知所以無畏嗎?

    但是馮一平說這些話的時候,真的又極自信,從接觸的這一會來看,也不像是個沒有頭腦的年輕人,“那好,我一會有時間就看,對了,你包里那么多,是還要送給其它老師嗎?”

    “是的,我剛才已經送了兩本給副院長,接下來,準備一個個辦公室和老師拜訪過去,然后去拜訪其它的院系和老師。”

    “等等,”聽他這么說,陳老師有些急,打斷了他,“這樣吧,你和老師們都不熟,我看看明后天有沒有時間,到時帶著你去好不好?”

    陳老師這不是熱心,他是不想馮一平出丑,其實馮一平出丑也沒什么,年輕人嘛,撞一撞南墻,清醒一下也是好事,能明白有些事不是自信就能辦好的,也算是一個很有益的教訓。

    估計也有其它的同學在創業,但是,像馮一平這樣想讓學院甚至是學校的老師們都知道的,肯定沒有,所以他不想因為馮一平出丑而牽連到自己,不想讓其它的老師們笑起來的時候說,“那個誰誰誰,老陳班上的吧,說起來大言不慚,做起來卻一塌糊涂,呵呵!”

    得,還是花個半個小時看看,如果內容不過關,就讓他打消這個念頭吧。

    “真的?非常感謝!”不明就里的馮一平很高興,我怎么就總是遇到這樣熱心的班主任呢?

    ps:ps: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謝這兩天大家的月票,你們的支持,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特別要感謝書友“秋之神光”,這么多天,天天不落的給我打賞,感覺很窩心!補充說明一下,我是南方銀,所以這個窩心,是南方這邊的意思。

    ...(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http://www.ihhdkt.tw/4_4149/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