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甲殼狂潮 > 卷九 臨城攻略 790 悲喜交加
    戰士們一個接一個地沖出水面,載浮載沉地哇哇亂叫,好像不這么干就不能展現他們的喜悅。

    葉涵回身扯住繩子,一邊往岸上拽一邊笑罵:“都鬼叫什么?再喊就把狼招來了!”

    戰士們轟然大笑,一個戰士仗著膽子笑道:“隊長,這地方哪來的狼啊,就是有也讓螞蟻吃光了!”

    “哼哼,蟲子來了更麻煩!”葉涵說。

    “狼比蟲子好對付多了。”劉斌爬上岸,一屁股坐到泥水里,“我的媽呀,總算是出來了,我都快絕望了。”

    “誰說不是呢,真是運氣。”歐陽平說,“也不知道、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樣了。”

    眾人聞言都沉默下來。

    進洞時四輛車四個組,沖散之后只有一組人跟著葉涵出來,剩下三組至今生死未卜,戰士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不能出洞的后果,想到在水中耗盡電力和氧氣,極力掙扎卻無濟于事,最終喪生在冰冷黑暗的地洞深處是什么場景,劫后余生的喜悅頓時沖散大半。

    “行了,都別想了,咱們能出來,別人也能出來,要是真出不來也是命。”劉斌說。

    他的話里充滿了宿命論的味道,不過大家都明白他不是那個意思。

    葉涵無奈地嘆了口氣,對另外幾組人的命運不抱任何希望。

    不是他烏鴉嘴,而是事實如此,他能把這組人帶出來,靠的不止是努力自救,更是諸多因素的巧合。

    首先是位置,若不是隊伍恰好在石洞下停了一會兒,歐陽平也不可能看到閃電的光芒。

    其次是大雨,正是因為洞外大雨滂沱,雨水滲入地洞導致積水外流,進一步指明了出洞的方向。

    再有就是時間,要不是靠近地面時恰逢大雨,連閃電都沒有,就更不可能看到閃電的光芒。

    總而言之,葉涵覺得這一回能從地洞里逃出來,百分之百走了狗屎運,絕對賺大發了,其他幾組人卻未必有這么好的運氣。

    除非出現奇跡。

    也許是覺得自己說的太重,劉斌一聲不吭地站起來,扯住繩子往外拽,把路上收集的美軍遺體全都拽出來。

    尸體泡的時間太長,皮膚已經泡得泛白,沉默的戰士們一齊動手,把美軍遺體擺在岸邊的泥水里。

    “就這條件,先這么放著吧。”劉斌拍拍手,“隊長,下一步怎么走?”

    舉目四顧,除了這個小小的水潭,視線之內到處都是密集的森林,壓根兒認不出這是什么地方。

    “先在這兒等等,一會兒雨停了再說。”葉涵仰著頭,一道閃電恰好撕開云層,“都坐下休息一會兒吧。”

    沒有裝甲車上的衛星通訊設備,閃電又時不時地撕裂天空,裝甲上的通訊設備根本不可能聯系上近地衛星,不說雨過天晴,最起碼也得等閃電停了才能恢復通訊。

    到時候不管是定位坐標還是呼叫支援,都比冒著大雨盲目行動好得多。

    劉斌一屁股坐到泥水里,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水氣飽滿的空氣。

    裝甲已經自動關閉氧氣供應,戰士們現在呼吸的空氣全部來自于外界。

    葉涵卻沒跟著坐下,而是調整無線電的頻率,用覆蓋整個通訊波段的頻率發送信號:“有沒有人在這個頻段?有沒有人聽見我說話?”

    無線電里沒有回音,葉涵很想用英語再喊上兩遍,看有沒有美國人接到通訊,可是張若卻不在這里……

    為了便于溝通,葉涵在洪水來臨之前把張若派到了四號車,其他人有動力裝甲,多少還有一線逃生的希望,可張若只有一套呼吸設備,逃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想到這里,葉涵不禁黯然。

    哪怕他已經經歷過許多次的生死離別,可是每當身邊的戰友犧牲,他仍然無法抑制心中的悲涼。

    大多數時候,犧牲的都不是熟人,說多么傷心多么悲愴葉涵自己都騙不了自己,與其說他因為目睹死亡和犧牲而悲傷,還不如說是物傷其類的兔死狐悲。

    想到這里葉涵也沒心情再喊下去了,一屁股坐在劉斌身邊,然后干脆躺在泥水里,望著天空一動不動。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出頭,大雨起碼還得下一個來小時,呆著不動能把所剩不多的電力節省下來,免得雨停之后連無線電都用不了。

    一道閃電劈開烏云,葉涵的耳朵里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隊……嗞……長,是……嗞……你嗎……嗞……”

    葉涵豁然起身:“喂喂,你是誰?誰在這個頻段上說話?”

    “隊長……嗞……我……嗞……羅麒!”

    “羅麒?”葉涵喜不自禁,“你沒事?你們組怎么樣?你們在什么地方?”

    戰士們一聽,忽啦啦全都站了起來,看著葉涵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可思議,悲傷的氣氛一掃而空——奇跡真的出現了!

    “我們……嗞……”

    “喂喂,喂喂!”站起來的葉涵連聲吼叫,急得到處亂走,可是不管他怎么呼叫都沒有回應。

    喊了一會兒,葉涵也回過味兒來了,通訊中斷就中斷吧,沒什么了不起的,最起碼知道羅麒那組人沒事,等雨停之后再聯系也不晚。

    戰士們議論紛紛,都在討論羅麒組究竟怎么逃出來的,但是普遍不看好另外兩組人,也有樂觀些的戰士,覺得兩組人都出來了,另外兩組也有希望,說不定會再次出現奇跡。

    不過葉涵和劉斌都沒說話,奇跡出現一次叫奇跡,反復出現還算是奇跡么?

    雖然他們也希望另外兩組人沒事,可沒事的可能性太小了,小到他們根本就不敢想不敢說,除非這兩組人逃出蛛洞站到眾人面前,否則哪怕抱著一分一毫的希望,最終的結果都很可能是大失所望。

    再次躺在泥水里,葉涵目視天空,數不清的雨滴迎面打來,澆在眼前一片模糊……他腦子亂成一團,即有自身逃生的喜悅,也為羅麒組高興,但也同樣為失蹤的兩組人憂心,種種情緒交雜在一起,連他自己都說不清到底是什么心情。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悲喜交加。( 甲殼狂潮 http://www.ihhdkt.tw/4_4358/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