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廠公 > 南北刀鋒,無根之萍 番市外第十四章 城市追逐
    白色的塑料口袋安靜的躺在路邊上,自盡頭瘋狂轉動的車輪過來,擦來的風撲過,將它吹了起來飄在半空中.

    “給那邊的人打電話,兩邊都打過去,小心人有來攪場子。”電話聲在車窗里響起。

    車身風馳電掣的過去。

    ……

    早已荒廢的南齊汽修廠外,銹跡斑斑的招牌半斜的掛著,在夜風里吱嘎吱嘎的發出呻.吟,茂盛的野草在風里低頭,不久,一雙白色的腳步壓過去。

    風行草偃。

    身影走過輕輕搖擺的招牌下,穿過倒在一邊的鐵門,蟲鳴自墻角的草叢中響起,這里已是荒廢不知多少年了,白寧籍著目力搜索地上的腳印、煙頭,黑色中有星火亮起,一個夾著煙頭的男人從角落走了出來。

    “呵…只有一個人,還以為來多少人……”話語停頓的一瞬,手中的香煙掉在了地上,一只手抓在了他頭上,雙腳陡然離地,在半空抽搐亂抖,尸體倒下的背后墻壁上是一扇鐵門,上面到沒有多少銹跡,說明常有人使用的。

    鐵門吱呀的長吟。

    斜斜向下的樓梯,正如那秦森說的那般,這里有一個地下室。白寧走了下去,拐角一道身影坐在凳上抽煙看雜志,聽到一陣陣落下的腳步聲,抬起頭,視線里一只手臂揮來,整個人一聲未吭就砸在了身后的墻上,軟軟的倒下,踢倒了木凳嘭的響聲。

    白寧的視線自拐角過去展開,下方幾步臺階過后,便是一條長長的地下走廊,每個兩三步就會門框出現,綠瑩瑩的安全燈亮著,顯得幽森恐怖。此時不少腦袋從里面探出朝這邊望過來,看到倒在地上的同伴,便是大叫著揮起刀刃、槍械正面沖向白寧。

    第一個接近石階上站著的身影時,身子發出沉悶的響動,血線隨著灑落的尖刀倒飛下石階,有人抬手趁這個空當開槍,子彈呯的一聲擦過那人身側過去擊在墻壁,濺起灰屑。

    擁擠在這條走廊上的人群里,白寧直接撞過去,手掌翻飛在這些面目猙獰的人頭上,無數骨碎的聲音在這些人頭上、頸脖、手臂、胸口呯呯呯呯的不斷響起,硬生生的推出一條路來。

    鑿穿……

    極陰無相神功的陰勁往往都會在擊打對方后的一時間才會爆發,白寧一身潔白并未沾染血跡,大抵是不想讓惜福和小魚聞到血腥的味道。

    他走過去不久,躺在地上呻.吟的人身體中陰勁發作,血管在皮下鼓脹繃緊,然后一根根的爆開,痛苦臨死的嘶喊充斥走廊里,大量的鮮血濺上廊頂、墻壁、地上,尸體變得死狀無比凄慘。

    他本是尋兒子而來,此時腳步加快。

    穿過第一道門框,拉開布簾,里面是相通的,幾張長桌拼湊在一起上面擺放了許多化學用的器具,一個又瘦又小的姑娘陡然看到陌生人進來,也不知害怕,表情默然的繼續在從錫箔紙上刮著白色的粉末,她一雙小腳赤著直接套在破爛的鞋里,然后機械的走動,將收集好的粉末裝進一個透明的小袋子里。

    像她這樣做的還有幾個小孩子,最多八、九歲,有些或許膽小,見到白寧站在那里,怯生生的朝后扭動,哆哆嗦嗦的小手縮回到身子兩側,藏到角落里,動作間露出的脖子、手臂上到處是血痕或者淤青,燈光照在他臉上,消瘦讓小孩的骨頭格外突出,令人心酸。

    “小魚…”

    白寧心里怒火差失去控制,若是他的兒子在此間受到這樣的待遇,他很難想象自己的殺心還能不能收住。

    在找遍了這個地方后,白寧如釋重負的吐了一口氣,看著這些還在麻木工作的孩子,他撿過地上一部遺落的手機,撥了報警的電話,將這里的地址和發生的事說了,隨手將手機扔掉,剩下的事警察自然會處理的。

    隨后踏上樓梯推門而出,白寧站在廢棄的汽修廠中間,望著天空晦暗閃爍的星星,這時間的污穢,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變得清澈。

    “干脆就讓人控制這股污穢,總比散發惡臭的爛在溝里強……”

    然后,他移回視線,正前方大門外,有車燈亮了起來,冰冷的臉上咧出笑容。

    車胎緩下速度,車內的人撥打著電話,收集著兩邊的消息,車子的方向正是南齊汽修廠,在撥打了幾遍后,他心里陡然泛起一股惡寒,就像被什么東西盯上了,再加上廠里的電話打不通,下意識的讓司機調頭離開這里。

    下一刻,原本斜掛著寫有汽修廠幾個大字的招牌,轟然飛了過來,砸在正急速轉彎中的車輛,咣當的巨響,招牌上支出來的一截鐵條插進了加長轎車的后窗里,嚇得后座上的身影朝前撲滾,坐起后,看到插進來幾寸的鐵條時,冷汗自臉頰滑落,諾是換做其他普通質量的車子或者他反應稍慢一,后腦勺都會被插穿。

    “哈哈…老子的車是改裝過的,想暗算我?哈哈哈”

    猖獗的大笑聲中,車胎瘋狂的旋轉滾動,車身風一般的在下一個十字路口轉向,發出吱的摩擦聲,插在后窗的招牌也在急轉時,被甩落在了道路上,然而,這人笑聲里,他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經追了過來。

    眼睛瞪大的片刻,他大吼:“再快一”然后放下窗戶,舉著手槍伸出窗外朝后面追來的身影扣下扳機。

    呯呯呯

    火舌噴在夜色里,接連幾發子彈打出去,也沒讓后方的身影減下速度,心下這才慌忙起來,“去人多的地方,找人多的地方!”

    “老板,這時候只有夜市,但在西區!”司機也很緊張,不停的張望后視鏡,車速已經飆到一百碼了,雖然這里時近郊,可這樣的速度同樣容易發生車禍,然而后面的身影像是不知道疲憊已經跟著他們很長一段時間了。

    “媽.的,早知道老子就先去火車站了。”

    車里的這人名叫李洪朝,他上面還有一個親哥,兩兄弟是當地一霸,干的也是喪盡天良的事情,遇到仇家暗殺也不是一回兩回,但也相當于普通人的程度,可眼下的卻是恐怖的人影,擺也擺不掉,槍械打過去也被躲開。

    如果停車肯定是死路一條。

    “你快想想最近還有哪兒有熱鬧的地方,就往哪兒開。”李洪朝兇狠的咬牙說著,大概是想開到人多的地方,制造混亂自己也好脫身。想著,他朝后面看了一眼,發現身后追逐的身影不見了。

    車子過了一個紅綠燈,正要慶幸,那司機突然驚恐的喊了一聲,猛打方向盤,將李洪朝在座位上甩了一個跟頭,轟然的巨響,車頂裂開,一根路標的柱子插了進來,釘在司機右側,插進座位里。

    “媽…呀…他還在的啊。”幾乎帶著哭腔的司機嚇得將油門踩到底,

    車子慌亂中轉入一條城市小河的道路上,這里聚集了很多夜晚的小吃、茶攤,此時也有大量的人聚集在這里。

    “你要討公道?一個乞丐帶一群乞丐來找我討公道?信不信老子一個電話廢了你們幾個。”

    道路邊上的小吃桌位上,兩撥人劍拔弩張。

    寬胖的身影平靜的吃著一串魷魚,目光看著電視上的選秀節目,對耳邊充斥的怒吼顯得漫不經心,“小伙子…人總要吃苦頭才不會以貌取人。”

    他擦過嘴,將紙團扔在了地上,眼睛漸漸瞇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燈光打過來,照在他臉上的一瞬,前方發出嘈雜的呼喊,緊跟著噼里啪啦的響動傳來,大量的桌椅、白布、太陽傘被掀的飛了起來,一輛頭頂插著告示牌的轎車呼嘯的沖過來。

    他們乃至周圍的吃客看到發瘋的汽車,一個個從椅子上蹦起,連滾帶爬的躲開,只有那名寬胖的身影還坐在那里,只有幾米的距離,汽車瞬間拉近了距離。

    下一秒。

    白色的桌子轟的一聲裝的稀爛,寬胖的身影已經從椅子上翻了起來,破鞋踩過車頂又是一翻,穩穩的落到了地上,回頭看,紅色的車尾燈已經撞向下一家小吃店,一路碾了過去。

    之前與他爭執到要動手的家伙,已經被他突然露的一手震住了,呆滯的拱起手,像是在拜碼頭的作派。

    寬胖的男人并未理會他,而是視線抬起,他看到一抹白色的影子從樓上的墻壁、窗戶上急速的縱橫而去。

    “督…”最后一個字還未念出來,腳下的地磚呯的裂開,寬胖的身形已經追了上去。

    風馳的汽車在沖過這里不久,匆忙的停在了一棟大廈下面,兩道人影分別從車門下來惶恐的朝后面看著,邊跑邊打著電話,報地址,然后沖進樓里。

    隱隱里面,有麥克風的聲音在唱著歌。

    “有請下一位選手”

    嘩嘩的掌聲連成一片。

    ps:二更。( 廠公 http://www.ihhdkt.tw/4_4432/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