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特殊事件專案組 > 正文卷 533-這事情啊這,不是這么辦的。
    建剛和葉菲打的是憑的激烈,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兩人生死冤家,殺父之仇.

    但實際上,猴爺算是看出來了,這根本就是一場意氣之爭。葉菲憋足了勁兒想要把從小到大被保護的勁兒給發泄出去,而建剛則擰死了跟她較勁兒。

    建剛無法被殺死,葉菲的防御也非常高,這本就是一場死局,但兩個人卻都因為憋著這股勁兒而硬扛著。

    “關門了啊,你們打著。”

    猴爺背著手走了出去,這種戰斗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意義,而葉菲的能力也基本被測定出來了,再下去就是這倆人之間的互相斗氣。

    兩姐妹斗氣這種事,有毛的意思啊……

    猴爺走出訓練場之后,長嘆一口氣,然后徑直走到毓卿那看了亮眼,發現他正在伏案工作,看了一會兒發現沒意思,也就轉身離開了。

    他現在真的有些迷茫,迷茫著不知道該怎樣繼續下去,就是那種失去目標的感覺,就很喪。

    他不知道自己的敵人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自從老陳死在他面前,未來發生改變之后,他就有一種失去目標的感覺。

    而因為朋友不多,他甚至不知道該找誰去聊上一會兒,這種失落根本說不出口,除了一個人坐到塔臺上看著太平洋上空的滿天繁星之外,他有些手足無措。

    “你一個人在這里干什么啊。”

    一個人輕飄飄的坐到了猴爺身邊,笑瞇瞇的遞上了一包干脆面:“請你吃,我今天才發現的新口味。”

    流蘇始終這樣,好像永遠沒有煩惱一樣,她總是帶著一副笑瞇瞇的表情,腮幫子里也總是塞滿了各種零食,口袋里也總是有一些奇怪的小物件。

    “我在想,我現在到底算什么。”

    流蘇側著腦袋看著猴爺,兩只腳露在外頭甩來甩去,像個小孩一樣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在把嘴里奇怪的零食吞下去之后,她捏碎了手里的干脆面,然后一邊拆包一邊對猴爺說:“你可是天下第一的大英雄,你說算什么,雖然你是我徒弟,但是我可打不過你。”

    猴爺聽到流蘇的話之后,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那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他看上去又滑稽又猙獰。

    “咿呀呀呀呀……”流蘇撐著他的腦袋把他的頭甩到一邊:“丑死了。”

    “你這樣說我就很不開心了。”猴爺攤開手:“連笑都不讓人笑了么。”

    流蘇伸出手,撐在猴爺的嘴角并拿出一面鏡子對著他:“看到沒有,這才是笑,你那叫扮鬼臉。”

    說完之后,流蘇雙手垂了下來,輕輕嘆了口氣然后仰頭看著天上細密的銀河,冷不丁的虛抓了一下:“說起來啊,我最懷念的還是和你在山里生活的日子,每天早上看你在河面上舞劍,下午種菜、打獵。晚上你給我講故事、看星星,日復一日。”

    是啊,看了那么多個世界,唯獨只有在流蘇那個世界時是最安逸瀟灑的,無欲無求,人生的目標就是好好的活著。

    好好的活著,這對于大能力者來說是多么縹緲、諷刺的諷刺,透著一股超現實主義的反諷。可偏偏這段反諷的日子卻讓猴爺懷念至今,現在被流蘇提起來,他還會懷念起端木、青蓮三姐妹和那只小狗。

    也不知道端木現在怎么樣了,不知道他還是不是繼續當他的琴魔,是不是繼續的嫉惡如仇,是不是還那么放浪不羈。

    這些回憶平時猴爺舍不得拿出來,只有在這樣的場合他才會小心翼翼的捧出來回味一番,就像那些窮人家的孩子冷不丁得到了一塊糖,肯定舍不得一次性吃完吧。

    “還說呢,那時候你就貪吃,生的紅薯洗洗就往嘴里塞。”猴爺靠在后頭的鐵欄桿上,揶揄著流蘇:“還有發芽的土豆、帶毛的豬肉。”

    “呀……這個你就不要提了嘛,真是的。”流蘇笑盈盈的打了猴爺一下:“不過……初心,謝謝你。”

    “為什么謝謝我?”猴爺很詫異,因為這個語言風格不屬于流蘇:“你是不是又去那些小島上采菌子吃了?”

    流蘇雖然呆,但并不笨,她立刻就反應過來猴爺這是在嘲笑她上次吃毒蘑菇吃出幻覺的事了,雖然她是百毒不侵,但十分劇烈的毒性還是可以稍微影響她一點的,比如出現幻覺,就跟喝醉酒一樣。

    “沒有啦……我只是在謝謝你,讓我完成開宗立派的夢想嘛。東院三天后就要正式開張了,我有點緊張。”

    嗯?這么快就要開張了?這敢情好,流蘇和塔娜正式進入競爭環節,東方玄幻和西方魔幻的正式碰撞,到底是萬劍歸宗強還是末日詛咒強,大概很快就要見真章了吧。猴爺腦子里甚至已經開始腦補出了一群仙風道骨、負劍而立的少男少女和一群拿著各種魔法器穿著魔法斗篷的少男少女為了捍衛各自的領域捉對廝殺的場景。

    這真真有意思。

    “你說開學日我要說點什么呢,我到現在演講稿都沒有準備,你又不幫我,前前后后都是我一個人在忙。”

    這話說得猴爺有些不好意思,但這段時間他真的很忙,雖然都是瞎忙,但正的忙。而且流蘇真的找不到幫手,東方奇幻世界來的人就他一個,像塔娜身后還跟著一群王公大臣和魔法協會,而流蘇可不就是孤家寡人么。

    “所以,你現在要是有空的話,就來幫我,省的你每天都沒事情干。”

    縱觀多元宇宙,能和猴爺這樣說話的人,有一個算一個,不超過五個,流蘇就是其中扛把子的那個,她可是沒有什么大能力者不大能力者這個概念,在她眼里,大能力者就是她的初心,她的初心就是大能力者,看到前面的定語了么?她的。

    對于這一點,猴爺無法抗爭,建剛、葉菲、塔娜、迪亞其實都被猴爺兇過,唯獨流蘇從來沒被猴爺兇過,從頭到尾都是流蘇在對猴爺**叨叨。

    三天后。

    猴爺果然來到了流蘇的東院,今天的東院門口張燈結彩,除了一大堆被強迫穿古裝的學生之外,更多的則是西院那群打醬油的吃瓜法師,畢竟東西學院門對門,直線距離不到一百米,這要是不來看看熱鬧都不符合這幫閑漢的風格。

    猴爺從側門進去,然后直接上到了東院的那座玲瓏寶塔上,看著院門口的人,笑著和旁邊緊張背稿子的流蘇打趣了幾聲,不過流蘇顯然不打算理他,兀自不停的排練,以為等會的演講做打算。

    在人群中猴爺看到傻強他們一票人,旁邊那個已經進行過偽裝的維兒激動的手舞足蹈,雖然經過偽裝術的幻化,但她仍然美得驚為天人,身材什么的更是沒的說,旁邊強壯高大的達達一如既往的冷艷,仿佛什么事都跟他沒關系,只是在猴爺注視到他的時候,他輕飄飄的抬起頭朝猴爺點頭示意。

    東院的占地面積要比西院小一點,不過相比較西院那種典型的中世紀風格,東院卻是很有特色的園林式建筑,里頭的亭臺樓閣、水榭畫舫一樣不缺,透著濃濃的文藝氣息,乍一看根本不是學院而是風景區或者公園。

    不過別小看這個東院,他的師資力量很弱的,到現在只有一個老師,這個老師還兼職院長。但它的硬實力卻和西院不相上下,財大氣粗不說,還有數不清的各種絕版書籍,據說那個湖里還住著兩條龍。

    龍哎!

    不過猴爺倒是知道,那兩條龍倒是真的存在的,因為靈鳶和魚龍……本身就是兩條龍。

    這還是葉菲告訴他的,她當時原話是這樣的“你家的劍仙大人用我們實驗室的能量激活了那兩把劍,然后那兩把劍化成兩條飛龍鉆進了東院的湖里。

    不過后來有好事兒的人下去找了,潛了二十多米都沒到底,誰也不知道下頭到底有多深,也沒發現有龍,所以這也就是以訛傳訛了。

    至于究竟有多深?猴爺淡淡一笑。

    一百九十三米。連著地下水脈,四通八達一直通到湘江。

    這可是流蘇一夜之間折騰出來的天坑,想要探底?沒有專業設備那怕是失了智喲。

    就在所有人等待著東院開張大吉的時候,突然天空中傳來陣陣金戈交鳴聲,數萬人不約而同的抬頭看向了天空。

    “哇……”

    整整齊齊的一陣感嘆之后,卻發現天空上朝這飛來的是密密麻麻的各類寶劍,那陣仗簡直驚世駭俗。

    這些劍的密集程度堪比蝗蟲過境,鋪天蓋地的仿佛一片烏云滾滾而來,再伴隨著嗡嗡的破空聲,效果比任何科幻電影都要來的真實震撼,更別提這些寶劍之間那因為和空氣摩擦產生的電弧,仿佛就是一團烏云中不斷有閃電出現一般,聲光效果絕古鑠今。

    “不錯啊。”猴爺看著層層疊疊飛劍從身邊帶著罡風經過,然后開始在東院上空來回盤旋:“你設計的?”

    “嗯,跟好朋友們打了招呼。其實我都沒想到這里曾經也有很絢爛的魔法文明呢。”流蘇抬起頭看了那群飛劍,然后微微一笑:“我開始以為不會有多少,但我一召喚,居然有數十萬柄飛劍給我回應了。真好……”

    猴爺有些驚愕……看來流蘇似乎發現了深藏在地球某處的巨大寶藏,甚至可以用來研究人類古代文明啊……

    a( 特殊事件專案組 http://www.ihhdkt.tw/4_4583/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