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踏天無痕 > 第一卷 太微宗 第六百八十九章 殺八魔(二)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乍見失蹤三年的黑顱魔驟然出現,犀魔戎沙雖然震驚、疑竇乍生,卻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此時的黑顱魔,僅僅是陳海的一具分身?

    要知道,分割元神修煉分身,即便是天位境存在都未必有十足把握的事情。

    乍見黑顱魔,犀魔戎沙只是萬分驚疑,一直到黑顱魔反手將手中戰矛像黑色閃電一般刺出,犀魔戎沙才知道黑顱魔失蹤三年之久,這次突然回來竟然是刺殺他來的。

    念隨心動,犀魔戎沙幾乎在眨眼間,就在黑顱魔戰矛刺過來的胸前凝聚一面玄冰盾,然而犀魔戎沙反應還略遲了一瞬,玄冰盾才凝聚雛形,只聽得一聲冰裂脆響,戰矛已經從犀魔戎沙的胸口狠狠的刺了進去。

    血光迸現,犀魔戎沙驚天的咆哮起來:“黑顱,為何殺我,難道你也被螻蟻般的人族控制住神魂了嗎?”揮動手里的骨杖,在眼前凝聚一道焰刃,就朝黑顱魔突劈過去,將黑顱魔逼得棄矛而走。

    看到這一幕,陳海才稍稍松下一口氣,沒想到黑顱魔這招暗棋,真能造成犀魔的重創。

    陳海與姜澤他們匯合,感知到黑顱魔分身的藏身之處,這一路上他都暗中遙控黑顱魔潛行尾隨,跟著他們潛入地底洞窟,以備不時之需。

    地底之中,被陳海他們殺得人仰馬翻,魔兵魔將混亂一團,黑顱魔突然出現,那些魔將都以為強援回來了,當前的情勢也沒有時間去細問黑顱魔失蹤近三年的遭遇,便匆匆帶著黑顱魔從上層洞穴繞行,趕到焰湖上方來增援。

    誰能想到黑顱魔突然殺出,一矛刺穿魔帥戎沙的胸口。

    突然而來的驚變讓所有人與魔都呆住了,戰場之上仿佛突然靜了一下,緊接著又響起了連天的喊殺聲。

    那犀魔戎沙雖然被黑顱魔偷襲、一矛刺中胸膛,但是他的修為畢竟比黑顱魔高上他太多,這點傷雖然不輕,但還不至于令他致命。錯過了最初的慌亂之后,犀魔兩只血紅色的魔瞳驟然泛起一陣火光,張口一噴,瞬息之間,又是一團烈焰向黑顱魔撲面而去。

    黑顱魔知道厲害,又一手重重地前推一下,就舍了戰矛躲開烈焰的燒灼。

    此時他沖勢已盡,落在魔兵之中,揮起鱗臂,將身周的魔兵掃到一片,伸出巨爪,隔空攝奪一柄戰矛握在手中。

    只是那長矛乃是普通魔兵所用,無論質地還是重量,都不堪重用,與一頭魔將硬扛一擊,矛桿就毫無意外的被震斷。

    犀魔戎沙的狀況牽動了所有魔將的心弦,除了兩個逼著陳海的魔將之外,其余人盡皆撲了過去,想著先將這頭叛魔先解釋掉。

    陳海壓力輕了之后,破月戟被他掄的猶如一彎新月,當時就將一頭三四丈高的巨熊魔斬成兩截。

    陳海一擊得手,絲毫不做停頓,瞬時又斬出十數道戟芒,相隔數丈,就殺得猿魔那堅逾金鐵的魔軀之上,留下來一道道丑陋而猙獰的裂痕。

    這時候陳海還不忘抄起一只約丈長的精鋼巨錘,向黑顱魔擲了過去。

    黑顱魔分身與青鱗魔分身,此時處于一個極為微妙的狀態。

    要是陳立在奪下黑顱魔的身舍之后修煉成肉身傀儡,陳立還是必需分出神識,去控制黑顱魔傀儡,才有可能牽制住更多的魔兵魔將,但眼下陳立直覺黑顱骨魔分身與青鱗魔互為一體兩面,兩者之間似乎存在玄之又玄的聯系,根本就無法額外分神控制,黑顱魔分身就能將戰斗潛力更好的激發起來。

    黑顱魔頭也不低,和陳海心靈相通,也不回頭,伸手接住巨錘,就和七八頭魔將戰在一起。

    陳海再次提升腳下的態度,將風雷幻蹤步的心法摧動到極致,腳下生出隱隱雷光,竟然拉出道道殘影,向委頓在一旁的犀魔斬殺過去。

    那犀魔此時正在全力壓制自己的傷勢,無暇顧忌戰場,見陳海合身撲之,都來不及呼救。

    犀魔此時也只好咬牙,凝聚出道道寒冰刺向陳海,削弱陳海的攻勢,同時神念電轉,磅礴的真元出體凝聚一面寒冰護盾,將自己護在當中。

    那寒冰護盾不過五六寸厚,但是陳海的破月戟斬在其上,就覺得雙臂震得發麻。

    冰屑橫飛之中,陳海卻只見到那寒冰護盾只是被展開了一半的缺口。他剛想乘勝追擊,卻不料在犀魔的真元鼓動之下,那一點缺口也迅速恢復如初。

    卻不說陳海心中所想如何,焰湖島之上的態勢同時也緊牽著姜赫等人的心弦。在絕望之中,忽然殺出了一頭黑顱魔將犀魔重創,對于他們而言無異于絕處逢生。

    不過看到陳海和黑顱魔馬上又要被十余頭魔將形成合圍之勢,姜雨薇當機立斷,把將前陣玄金傀儡派出,以便以最快的速度掃清石境上的障礙,掃清他們踏足焰湖島的可能。

    那玄金傀儡根本不懼怕普通刀槍,普通的魔兵甚至都不能在它身上留下劃痕。

    在它的大力踐踏之下,所過之處,就是一條血肉之路。

    不過由于玄金傀儡的離去,姜赫等人陣中突然出現了很大的空缺,被洶涌的魔兵所乘,很快就有十幾個血練弟子慘叫著被碎成肉泥。

    姜赫此時都知道陳海那邊才是這一役勝利的關鍵,只是咬著牙和桓溫等人頂上去,堵住了缺口。

    陳海在數息之間又斬除了十余擊,但是只要不能將那寒冰護盾瞬間破開,只是呼吸之間,寒冰護盾就恢復如初。

    陳海此時手臂震得發麻,看到左右五頭魔將圍殺過來,橫起長戟便朝犀魔重重拍去。

    寒冰護盾雖然能保住犀魔不受傷害,但是在陳海的怪力之下,犀魔也是被硬生生推出數丈遠,往地宮缺口處墜去。

    犀魔沒有落地就意識到不對,但陳海這半空揮戟斬殺下來,重重戟芒就像是一座山碾壓過來,犀魔退無可退,只能跌入地宮之中。

    陳海也是挾帶風雷之勢,隨后就從缺口殺入地宮之中。

    看到魔帥戎沙掉入在焰湖島地宮里,一眾魔將皆是悚然大驚。

    一頭猿魔面目扭曲著,將手中的戰矛硬生生刺入了黑顱魔左肩之上。

    黑顱魔被這阻了一下,靈動的身形頓時遲滯了起來,其他的魔將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在黑顱魔試圖掙脫的一瞬間了,同時有六七道長矛,狠狠刺入他的魔軀。

    一道虛影,從黑顱魔眉心祖竅疾速飛出,似紫電靈光般往地宮入口投去。

    人形元神!

    有魔將看到虛影的真面目,當時就嚇了一大跳,沒想到消失三年的黑顱魔,魔身竟然被人族玄修的元神所控制住了。

    有魔將想要阻攔,但那紫電靈光般的元神比黑顱魔都要靈巧數分,自然不會被他們觸碰到。

    此時玄金傀儡也終于趕到了缺口之處,借助著玄金傀儡的視野,姜雨薇和陳海心靈相通,就用自己龐大的身軀牢牢將缺口堵住。

    黑顱魔眼見就不行了,陳海自然將分身元神收回到青鱗魔分身的識海之中,這時候化成一團人形,委頓在其中。

    雖然說這道元神有些受傷,但是陳海現在根本就不依賴術法,就將元神在眉心祖竅之中溫養著,笑著指向犀魔道:“現如今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我看你還如何能逃!”

    在焰湖島上的時候,陳海在和犀魔對戰的同時,無時無刻地不要提防其他魔將的圍攻,是以連一整套的怒潮十二斬都不能施展。

    此時只剩下他和犀魔,還是一個重傷未愈的犀魔,那戰場的主動就會徹底地握在他手中了。

    那犀魔此時終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些靈壓對于魔胎級的他雖然算不得什么,但是在這個環境之中,他在掌握了大破滅真意的陳海面前,根本就沒有絲毫勝算。

    他籌謀了近百年,無數次想過踏入大魔塔之中的場景,卻偏偏沒有想到是以這種方式進來的。此時他暗自悔恨,若非因為被那黑顱魔偷襲了一下,想要將其碎尸萬段,讓屬下的魔將都過來保護住自己,怎么能落到這個下場。

    透過暗紅色的天幕,他能察覺到外面已經被玄金傀儡已經用自己巨大的身軀,牢牢護住了入口,一時半會兒之間,怕是得不到什么支援了。

    饒他平素智計百出,也想不出什么脫身之策,只得對陳海喊道:“我不知你為何執著叛出我族,但是我乃是不滅邪域的長老,若是你能歸順于我,不但往事都既往不咎,我還許你不滅邪域真傳弟子之位……”

    此時外面戰況正熾,每一息都可能有人族弟子倒下,陳海哪里會跟他在這里廢?沒等犀魔把話說完,就一頓長戟,向犀魔沖了過去。

    犀魔見此事已經無法善了,只能強撐著精神,召出道道寒冰烈焰向陳海撲擊而去。只是他現在周身靈脈還沒有恢復,仿佛漏風的風箱,根本使不出什么大威能的術法。所以陳海絲毫不在意這些,大破滅真意、風雷真意、和怒潮真意連番催動,一下、兩下、三下……

    隨著一陣寒煞四溢,堅固的寒冰護盾終于抵不住陳海一浪高過一浪的攻擊,碎成道道冰屑。

    “祭慰這些年來,被魔族陰謀害死的血練弟子之靈!”陳海心中默念了一句,一戟向犀魔脖頸處而去……( 踏天無痕 http://www.ihhdkt.tw/4_4607/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