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云巔牧場 > 正文卷 419 久疏 陣仗
    看著眼前的這個麥卡特尼,陸離簡單點頭示意了一下,大城市里陌生人視線碰觸到的時候,都是如此處理的,柯爾緊接著也點頭示意,不過這個麥卡特尼卻沒有反應,只是直勾勾地看著他們,手里的手機在輕輕擺弄著又或者說,不確定他是在看著他們,還是在思考,焦點的落點有些分辨不清楚。

    不過,這并不重要。

    陸離沒有停留,轉身就走到了屋子外面,柯爾緊隨其后,離開了主屋的范圍之后,柯爾這才開口詢問到,“剛才是怎么回事?你們兩個人是爭吵起來了嗎?”顯然,對于那種繞來繞去的說話風格,柯爾還是不太習慣。

    陸離皺了皺鼻頭,“不算吧。”但停頓了一下,腦海里重新回憶了一遍,還是點了點頭,“是的。”那番話,陸離顯然是意有所指的,“我只是覺得,他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卻不愿意和羅納德、莉莉交談,看起來就像陌生人一樣。我覺得這樣不好。”

    說完,陸離齜牙咧嘴地看向了柯爾,“我是不是多管閑事了?”按照過去四年在紐約學習到的風格來說,他應該閉嘴巴,不僅因為這是麥卡特尼的家事,也因為他了解情況有限,也許背后還有更多的內情。

    但,他剛才終究還是沒有忍住。

    柯爾卻是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沒事,我也對你表示贊同。莉莉和羅納德不值得這樣的待遇。”

    “呼,你覺得一會要不要和莉莉談一談……”陸離長長吐出了一口氣,但還是覺得不太好,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倉庫走了過去。

    屋子里,勞倫斯雙手再次繁忙了起來,在鍵盤快速地敲打著,全神貫注地投入工作之中。突然,毫無預警地,他就停了下來,直接將筆記本合,丟到了旁邊,站起來將面前剩余的威士忌一股腦全部都倒進了喉嚨里,走到了門口,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

    “怎么,你打算出去?”喬爾麥卡特尼依舊靠著墻壁,聲音里帶著一絲調侃,但勞倫斯卻沒有回應,似乎也沒有回應的打算,喬爾卻絲毫不覺得意外,反而覺得越發好笑起來,調侃著說道,“你不會是因為剛才那小子的一番話吧?”

    他們都是聰明人,陸離那番話的隱喻和嘲諷,他們怎么可能聽不懂呢?

    勞倫斯輕笑了一聲,語氣平平,卻總是帶著一絲嘲諷,“就是因為剛才那小子,一直在陪伴著他們,讓他們分散注意力。最近這一年,你的耳朵清凈了不少吧?”說完,他沒有任何停留,打開大門就走了出去。

    喬爾嘴角揚了些許,卻沒有多說什么,也沒有任何動作。大廳一時間就安靜了下來,但這種安靜沒有持續多久,滋滋滋的電話震動聲再次響起來,喬爾干脆利落地接起手機,放在了耳邊,一邊說著一邊就推開后門走了出去,再次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我記得兩周前,布蘭登和賈斯汀過來幫忙劈了一次柴吧?還是說,我記錯了?”

    “我有點記不清楚了。不過前天遇到愛德華的時候,他說是過來幫忙劈柴。現在看來,他沒有過來。”

    “前天?前天桃樂絲家的熱水器壞了,愛德華他們過去幫忙,估計沒有來得及。今天需要多弄一些吧。對了,明天商店都不開門吧?”

    “怎么?你想要去禮品商店嗎?節假日肯定是不開的,我們鎮,就連超市和便利店都不開。”

    “是的,我覺得那些小人偶很有趣。這個時候,我就會想念中國。在我們那里,任何時候都可以找得到商店。之前在歐洲的時候,每個周日,商店都會關掉大部分,想買一些日常用品都沒有辦法,所以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

    腳步靠近倉庫,勞倫斯就可以聽到非常日常的對話,那平淡無奇的話語內容似乎沒有任何營養,不過是毫無意義的閑聊而已。

    在紐約,這樣的無聊對白,他很快就會丟失注意力,這是浪費時間而對于紐約來說,時間就是金錢,一分一秒的浪費都是可恥的。他是一名律師,對他來說還不算嚴重,勉強可以忍受要看看那些華爾街的家伙,就連廁所的時候都在高速運轉著,這樣的廢話絕對會被直接無視。

    停頓下來,認真聽了聽。勞倫斯以為自己會感動,又或者會想念這樣的生活,諸如此類的但事實,沒有。廢話就是廢話,他依舊不喜歡。

    不過,今天是平安夜,那個小子說得對,他至少可以擁有一點屬于自己的時間,哪怕只是一個晚。老實說,他已經不記得自己一個徹底放松的假期是什么時候了,突然決定暫時把工作放下,他反而不知道應該干什么了。

    那么,何樂而不為呢?至少,剛才和那小子的聊天還算愉快。

    邁開腳步,走進倉庫,勞倫斯看了看周圍那些熟悉的卻又無比陌生的景象,然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西裝和皮鞋,生活變化了很多。那些變化,他以為自己已經充分了解,但實際卻不是,時間的力量總是讓人出乎意料。

    勞倫斯的腳步稍稍有些猶豫,皮鞋和地面的稻草摩擦,發出了聲響,陸離和柯爾兩個人都抬起頭來,然后就看到了一個絕對陌生的身影,眼神里沒有掩飾地流露出了詫異,不僅意外勞倫斯的出現,而且還意外勞倫斯接下來的舉動

    勞倫斯再次將外套脫下,丟到了一旁,然后卷起了襯衫的袖子,臉那習慣性的制式表情一如既往,這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拿起了旁邊的斧子,在手中掂了掂,試圖了解一下重量,“也許我可以幫忙提升一下工作效率。”

    陸離和柯爾交換了一個視線,神情都有些錯雜,驚愕之中還有些疑惑,對于現在的情況著實摸不著頭腦,但陸離還是笑了起來,接過了話題,“你確定?確定不是降低工作效率?”沒有過多的話語,只需要陸離下下打量,這一個視線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以律師的繁忙工作量來看,不要說“劈柴”了,估計就連跑步、健身房之類的基本運動也很難做到。

    勞倫斯眼神微微閃了閃,“我幾乎都要忘記了,在這里說話都習慣直來直往。”

    柯爾冷臉地看著勞倫斯,陸離卻是笑得更加開心了,“我很確定,紐約的說話也是直來直往的。”在大城市里,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間幾乎沒有任何交集,如果沒有利益關系,界限都會一清二楚地劃好,然后互相不冒犯。準備來說,他們的談話不是直來直往,而是沒有情感,一片冰冷。

    勞倫斯也不生氣,提著斧子走到了旁邊,“你現在的風格還是更加適合紐約,你確定沒有回去的想法?”暗中卻是在嘲諷陸離的格格不入。如此還擊,不見鋒芒,卻重若千鈞。

    柯爾還想要反駁什么,但勞倫斯卻沒有給他機會,握緊斧子立刻就抬了起來西裝搭配斧子,而且雙手的動作看起來有些別扭,怎么看都好像會脫手一般,那高高舉起的斧子看起來就像是高高舉起的兇器。陸離和柯爾兩個人的注意力瞬間就完成了轉移。

    勞倫斯以為自己全部都忘記了,這些都是十幾年前的記憶了,腦海里一點頭緒都沒有,他甚至想不起來斧頭應該怎么抓了,但沒有想到,抓住了斧子之后,自然而然就準確了,身體的記憶居然依舊如此清晰,就好像騎自行車一般,融入了血液之中,就再也忘不掉了。

    抬手,過頂,落下,加速,加力。

    “劈叉”,木柴干脆利落地就劈成了兩半,不過久疏陣仗,終究還是有些粗糙,其中一塊太小,另外一塊又大得不均勻,立起來顯得搖搖晃晃的。

    勞倫斯歪了歪頭,評價地說道,“還算及格吧?”

    陸離和柯爾交換了一個視線,然后柯爾遲疑地說道,“……這是我們的木樁。”就是墊在底下,把木柴支撐起來,方便控制高度和角度,也方便控制力道。

    勞倫斯愣了愣,然后張開了嘴巴,“啊”了一聲,那虛無的收尾和遺憾的音節,似乎想要辯解,卻又無可奈何地表示了認證。就在這短暫的瞬間,勞倫斯那完美無缺的形象出現了一絲裂縫,居然有些……滑稽。

    氣氛頓時就變得輕松了起來。

    柯爾也沒有咄咄逼人地嘲笑勞倫斯,而是順勢指了指剩下的大木塊,“你可以把它劈好嗎?再不砸到自己腳趾的前提下。”那無比認真的話語,反而是帶了一絲喜感。

    勞倫斯抿了抿嘴角,聳聳肩,“你們最好退后兩步,我不太確定我的意外傷害險是否包含了第三方。”那死板之中帶著一絲詼諧的語氣,著實與眾不同。

    陸離和柯爾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勞倫斯雙手用力抓住了斧頭,摩擦了兩圈,然后朝著掌心吐了兩口唾沫如此粗鄙的動作,他已經多少年不曾做過了,此刻他難免覺得有些惡心,但卻意外地感受到了暢快,這可是在紐約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

    抓住斧頭,再次重復了一遍所有動作,起承轉合、一氣呵成,伴隨這清脆的響聲,木柴成功地劈成了兩半,就連勞倫斯自己都沒有料想到,“喝!”的喊了一聲,將所有力氣都宣泄了出來,神清氣爽。( 云巔牧場 http://www.ihhdkt.tw/4_4835/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