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 第1卷 第一四二章 動機明確!
    ps:弄了個書友群,群號:512240405,喜歡的本書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來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書《我家蘿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閑錢的去支持一下訂閱,就當是支持巫師了,謝謝啦

    ……

    別墅里面,調查仍在繼續著。

    越水七槻吃過了咖喱,舒允文他們終究抵不過饑餓,也和別墅里的傭人要了幾個面包,啃了起來。

    幾個人啃完了面包,坐在客廳里面休息,越水七槻湊到了舒允文跟前,問舒允文道:“允文大人,之前廚師福田,還有那個稻田秘書所說的話,您難道不覺得有些古怪嗎?”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他們說的不是很正常嗎?這家的主人大冢健因為女兒的死,所以意志消沉、性情大變,不在意公司的事情、甚至還找茬罵廚師,沒什么問題啊……”

    大戶人家的老爺,有幾個脾氣好的?

    “可是,我總覺得怪怪的……”

    越水七槻說著,忽然間,只見外面一個警察匆匆走了進來,急聲匯報道:“相田警官,我們剛剛從交通科那里拿到了發生在三年前、和大冢家有關的交通事故現場照片。在當時案發現場的照片上,我們發現了很讓人在意的情況……”

    那個警察說著,把一疊照片遞到了相田彥一的手中。

    相田彥一戴著白手套,看著手里面的一疊照片:“這位死者,就是因車禍過世的大冢夫人嗎?嗯……等等,她的尸體……”

    越水七槻看到相田彥一驚訝的樣子,連忙起身,快步地走到了相田彥一的身旁,湊過去看了一眼照片,頓時也愣住了:“……大冢夫人她的右手小拇指居然……”

    那個拿來照片的警察解釋道:“我們在剛剛拿到照片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根據交通科的人所說,當時的事故,大冢夫人的右手小拇指,因為撞擊時被車門夾到,硬生生地被夾斷了……”

    “天吶!好可怕!”園子他們也好奇地走了過來,在看到車禍現場的照片后,頓時嚇了一跳。

    舒允文看了一眼相田彥一手里的照片,又想到了所有尸體都缺少右手小拇指的事情,皺著眉頭說道:“……現在看來,老爺在殺人的時候,為什么會剪掉尸體的右手小拇指,也真相大白嘍……對了,淺井夫人之前說,當初因為疲勞駕駛,最終引發車禍的司機,在大冢健的逼迫下,不得不離開了高知縣……現在看來,他很有可能是被老爺殺掉了吧?”

    “……他,應該就是這一系列連環殺人案的第一個受害者!”

    相田彥一和越水七槻一起點了點頭:“沒錯,就現在的情況來說,這種可能性極大!”

    “大冢健應該非常怨恨那個司機,所以就殺掉了那個司機,并且切掉了他的小拇指。不過,在那之后,他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似乎迷戀上了殺人這種勾當,所以才會開始物色獵物,以同樣的手段殺掉……”

    園子他們在旁邊聽著,一個個都有點心里面發毛。

    眾人正沉思的時候,旁邊一個拿著手提電話的警察“嗯嗯”了兩聲,然后扭頭看向了相田彥一:“相田警官,剛才局里面打來的電話,筆跡鑒定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可以認定,死亡現場那張遺書的筆跡,和文件上、日歷上的筆跡,是一致的,不存在任何模仿的可能……”

    “這么說來,遺書也是老爺親手所寫嘍!”相田彥一扭頭,目光凝重地落在了甲谷廉三、福田山治、山本智江三個人的身上,“現在,我們假設老爺有幫兇的話,三位都有非常重大的嫌疑……”

    甲谷廉三和福田山治連忙搖頭:“我們怎么可能會做那種事情?”

    只有園丁山本智江,瞪著一雙有些陰鷙的眼睛,并不說話。

    園子站在越水七槻身旁,小聲地問道:“越水偵探,依我看,那個幫兇一定就是園丁山本智江,對不對?剛才甲谷管家、廚師福田都有趕緊辯解,只有他沉默不語,他一定是默認啦!”

    “這個可不一定啦!山本先生可能只是很不擅長跟人交流罷了。”越水七槻微微笑了笑,目光在三個嫌疑人的身上掃來掃去。

    這件案子,給她的感覺,越來越怪了,就好像一開始就走進岔路似的……

    越水七槻的心里面還正琢磨著,忽然間,只見一個警察走了進來,結結巴巴地說道:“警官先生,我們、我們在倉庫的一個肥料袋子上,發現了血跡……”

    “什么?是血跡嗎?!”相田彥一兩眼一亮,周圍的人也都看向了山本智江。

    “山本先生,請問你有什么想說的嗎?”相田彥一一臉認真地看向山本智江。

    山本智江搖了搖頭:“我沒什么想說的,誰知道那些血跡是什么時候沾上去的?或許是在肥料買來的時候,就有吧……”

    園子這貨則一副“我是名偵探”的架勢:“那些血跡,很有可能就是他行兇時,被害人留下來的血跡!對了!對了!所有的尸體不都缺少了右手小拇指嗎?山本先生平時負責照顧花花草草,說不定他把尸體的小拇指埋進了花圃里……”

    “允文大人,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

    園子最后一句話扭頭看向了舒允文。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尼瑪!這我怎么知道?不過,話說回來,貌似園子這么說,也沒錯啊!

    相田彥一則點了點頭:“嗯……你這么說,好像也很有道理。”

    越水七槻捏著下巴,開口道:“那個帶著血跡的肥料袋子在什么地方,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那個警察立刻道:“肥料袋子現在還在倉庫里面,鑒識人員正在取證調查。”

    “既然如此,我們不如一起去看看吧!”舒允文提議。

    “說、說的也是。”

    一行人一起去了倉庫,只見幾個鑒識人員正圍著一個肥料袋子看著。在肥料袋子的底部,有著一塊大概食指大小的血跡。除此之外,在肥料的袋子上,還寫著肥料的生產日期,是兩年前的。

    越水七槻只隨意地掃了兩眼,緊接著便說道:“上面的血跡,應該不是受害者留下來的吧?”

    園子奇怪道:“為什么?”

    越水七槻道:“肥料袋子上的生產日期,是在兩年前,也就是說,這應該是山本先生兩年前買回來的肥料。假如說,這上面真的沾上了受害者的血跡,在肥料用完,山本先生應該會發現血跡,并且把肥料袋子處理掉才對——畢竟,那塊血跡可不小,只要認真一看,就會發現的。”

    “呃……會不會是他忘記了呢?”相田彥一問道。

    越水七槻笑著搖頭:“怎么可能?假如你參與了一件殺人案,會忘記處理證據這種事情嗎?”

    “嗯……確實……”相田彥一點了點頭,應該沒有誰會忘記這么重要的事情吧?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們最好還是可以調查一下院子里的花圃,應該沒問題吧?”相田彥一問。

    山本智江冷哼一聲:“隨便你們樂意吧。”

    警察又開始對院子里的花圃進行調查,至于山本智江,則站在院子里,看著這一切。

    甲谷廉三和淺井琉璃拿著水壺、水杯走了出來,淺井真人在院子里擺了一張桌子。然后淺井琉璃把杯子擺開,甲谷廉三右手拿著水壺,一個杯子一個杯子的倒滿:“警察先生們,如果要是口渴的話,這里有水。”

    “真是多謝了。”警察們道謝。

    越水七槻好奇地看著甲谷廉三:“管家先生剛才倒水的時候,用的是右手吧?可是……管家先生應該是左撇子吧?”

    “甲谷管家嗎?”福田山治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舒允文他們身旁,“甲谷管家確實是左撇子沒錯。不過,他在小的時候,似乎被家里面的人糾正過,所以左手、右手都會用。我見過他左手用筷子,也見過他右手用筷子,都很熟練的……”

    “這樣啊……”越水七槻點了點頭,“謝謝您告訴我們這些。”

    福田山治笑著撓頭道:“哈哈哈!不用謝,畢竟只是小事而已……對了,幾位客人,請問你們晚上想吃什么?現在已經下午四點半了,你們提前告訴我,我也好準備料理。”

    “呃……不用了。”舒允文搖了搖頭,“我們晚上的時候,會回酒店的。”

    “是嗎?我明白了。”廚師福田應聲表示明白,轉身離開,嘀咕道,“……本來晚上還想做肉粥的……”

    舒允文他們頓時一腦袋的黑線——你特么還說肉啊!

    ps:為什么都覺得大小姐被流浪漢給piapia過?好不純潔啊……(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http://www.ihhdkt.tw/4_4901/ 移動版閱讀m.xcxs7.com )
快速时时彩开奖